黄军亮暗暗琢磨,按说蔡铭海这个级别的干部,不至于引起林清平的关注才是,而且之前蔡铭海之所以能够列入干部交流名单,调到松北县局担任副局长,是蔡铭海的老领导,厅里的副厅长钱正打的招呼,黄军亮可从没听说蔡铭海跟林清平有什么交集,而且蔡铭海不过是正科,也压根够不到林清平这个级别的领导。
    心里寻思着,黄军亮又想到了葛崝对他的交代,不由道,“林厅,是这样的,这个蔡铭海调到地方后,好像和地方的同志相处不大和谐,才刚下去就闹起了矛盾,所以考虑到蔡铭海同志之前长期在省厅工作,可能不大适应地方的工作氛围,我们打算将他调回来,这也是对蔡铭海同志的一种保护。”
    黄军亮这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林清平听了淡淡道,“怎么会闹起矛盾?具体什么原因搞清楚了没有,如果没搞清楚就着急把人调回来,那不也是不负责任吗?”
    “对对,您说的有道理。”黄军亮忙不迭点头,瞬间又附和起了林清平的话。
    “出现问题,我们首先要搞清楚出问题的原因是什么,我们每年组织一批中青年干部到基层交流任职,目的就是为了培养干部,锻炼干部,出了问题,我们要总结研究,吸取经验教训,而不是随随便便就把人调回来完事了,那样我们组织干部到下面去交流锻炼还有什么意义?军亮,我看你们人事处的工作做的不太到位。”林清平敲了敲桌子,严肃地说道,他的声音不大,但对他这个级别的干部来说,这已经是颇为严厉的批评。
    黄军亮听得额头微微冒汗,他是了解林清平的,对方性格温和,待人亲切,平时很少会直接批评人,眼下林清平直接为了蔡铭海的事批评他们人事处的工作,这让黄军亮又惊又怕,赶紧道,“林厅,您放心,我们一定吸取经验教训,争取把工作做地更好。”
    “嗯,做工作要善于总结经验,改进不足,这样才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嘛,尤其是咱们系统内部的干部交流工作,意义重大,你们更要慎重对待。”林清平点了点头,随后挥手道,“行了,也没别的事,你去忙吧。”
    黄军亮闻言赶忙起身,“林厅,那您忙,我就不打扰您了。”
    从林清平办公室出来,黄军亮抹了把额头的虚汗,略一犹豫,往葛崝的办公室走去。
    葛崝是省厅的二把手,省厅的日常工作都是其在分管。
    看到黄军亮过来,葛崝招手道,“军亮,你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你。”
    “葛厅,是蔡铭海的事吗?”黄军亮问道。
    “对,事情办好了吗?”葛崝看着黄军亮。
    “葛厅,这事现在怕是有点难办。”黄军亮苦笑。
    “怎么难办了?”葛崝皱起眉头,手里的事也停了下来。
    “刚刚林厅把我喊过去,问起了这个蔡铭海的事,难后批评了我们人事处的工作。”黄军亮无奈地解释道。
    “林厅过问了蔡铭海的事?”葛崝听得一惊,眉头深深拧了起来。
    “可不,刚刚也是把我搞得有点措手不及。”黄军亮点头道。
    葛崝没有说话,这还真是太意外了,林清平怎么会关注起蔡铭海这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呢?
    “林厅叫你过去,就只问了蔡铭海的事?”葛崝突地问道。
    “嗯,只问了蔡铭海的事,而且他好像就是专程问这事的。”黄军亮点头道。
    听到黄军亮的回答,葛崝若有所思,道,“那蔡铭海的事先作罢,暂时别动。”
    “好。”黄军亮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葛崝会强行要求将蔡铭海调回来,到时候夹在中间为难的就是他这个人事处处长了。
    见葛崝没别的吩咐,黄军亮道,“葛厅,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葛崝点点头。
    目送着黄军亮离开,葛崝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接通,葛崝含蓄地笑道,“吴董,你昨天说的事,我这边怕是办不成了……”
    松北。
    乔梁上午开完县长办公会,又在办公室里批阅了一会文件,不知不觉到了中午。
    看了下时间,乔梁给蔡铭海打了个电话,约对方一起吃午饭。
    就在乔梁准备出发去饭店时,县局,大门口外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副县长兼县局局长孙东川从大门口走出来,快步上了车子,车子随即缓缓开走。
    车后座,吴江翘着二郎腿,手上拿着一根雪茄在抽着,孙东川上车后,吴江从雪茄盒里抽出一根递给孙东川,“孙局,来一根?”
    “我没抽过这个,怕是抽不惯。”孙东川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道,“我还是抽烟习惯一点。”
    孙东川嘴上如此说,但并没有拿烟出来抽,这毕竟是在吴江的车里,孙东川也不好在对方车上抽烟。
    “孙局可以尝试一下,抽雪茄的口感更好,而且香味更醇,最主要的是抽雪茄对身体的危害少,烟抽多了终究是对身体不好。”吴江呵呵一笑。
    孙东川闻言,配合着笑着点头,“那我以后也试试。”
    “这盒雪茄就送给孙局了,孙局可以当入门尝试。”吴江笑道。
    “吴董,这怎么好意思。”孙东川推拒道。
    “一点小东西而已,孙局至于和我这样客气吗?”吴江笑了笑。
    “行,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孙东川见吴江主动示好,知道自己再婉拒就有点不识抬举了,收了下来。
    将雪茄盒放到一旁,孙东川知道吴江找自己出来,肯定不是专门跟他探讨香烟和雪茄的,转头看着吴江,等着吴江下文。
    这时吴江开口道,“孙局,那个蔡铭海到底是什么来路?”
    “他就是省厅下来交流任职的,怎么,吴董发现了什么问题?”孙东川听出吴江话里有话,立刻问道。
    “我托了省厅的常务副厅长葛崝将蔡铭海调回去,结果葛厅今天给我答复说这事不好办,因为省厅的林厅长亲自关注了这事。”吴江说道。
    “不会吧?”孙东川吓了一跳,要知道林清平不只是省厅的一把手,同时还按惯例兼着省府的副职,是省府班子的成员之一,对孙东川而言,林清平那个级别的干部无疑是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蔡铭海一个区区正科,竟然还引起了林清平的关注,艾玛,这是怎么回事?
    见吴江盯着他看,孙东川苦笑,“吴董,我还真不知道这个蔡铭海有什么背景,要不是这会听你说起,我都不知道他还能跟林厅扯上关系。”
    吴江点了点头,他看出孙东川没有说谎,对方也没必要说谎,而今天他约孙东川出来,自然还是为了儿子吴长盛的事,开口道,“孙局,现在一时半会没法将蔡铭海弄走,只能拜托你在局里边把案子压下。”
    听到吴江的话,孙东川一下犹豫起来,要是不知道蔡铭海能跟林清平扯上关系也就罢了,眼下知道蔡铭海有可能跟林清平有关系,孙东川立刻生出了退意,不想再掺和这事。
    似乎看出了孙东川的想法,吴江意味深长说了一句,“孙局,现在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你这时候如果选择了退缩,最后恐怕也落不得好。”
    听到这话,孙东川脸色变了一下,他明白吴江的意思,之前他已经将黄红眉的案子压下,草草结案,如今他显然没有了退路。
    咬了咬牙,孙东川道,“吴董,你放心,我会尽力而为。”
    吴江满意点点头,笑着拍了拍孙东川的肩膀,“孙局,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姑且不说那个蔡铭海是否真的和林清平有啥关系,就算真的有,这里是松北,林清平在省里,他的手也够不着那么长。”
    吴江说着,为了给孙东川一颗定心丸,又道,“真有什么事,我会替你担着,省厅虽然是林清平说了算,但也不是没人能给他施加压力。”
    吴江说的自信十足,孙东川倒是不怀疑吴江的能量,对方要是没在省里边认识一两个重量级的领导,不可能坐稳东铝集团的董事长这么多年,只不过黄红眉这个案子牵扯越来越广,孙东川心里终究是有些不踏实。
    两人说着话,孙东川往前头看了一眼,神色微微一怔,前头那不是蔡铭海的座驾吗?
    “吴董,能不能让你司机跟上前头那辆车子?”孙东川指了指前面的车子。
    “可以。”吴江点了点头,随即吩咐司机跟上。
    车子往郊外驶去,蔡铭海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心事,并没有注意到后边的尾巴。车子停在郊区一家饭店门口,蔡铭海抵达时,乔梁也刚到,正站在门口,看到蔡铭海也来了,乔梁不由停住脚步,等着蔡铭海下车。
    蔡铭海下车快步走向乔梁,两人有说有笑地进了饭店,不远处,坐在车里的孙东川将这一幕都看在眼里,脸色变幻了一下,眉头深深皱起,脑子里涌出一连串的问号,怎么回事?蔡铭海怎么会和乔梁一起?他们怎么相熟……(待续)

章节目录

都市风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易克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克1并收藏都市风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