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日谈A-《继承》(五)
    午休期间,揍畜可以待在房间里睡觉,或者去主宅外的树海里散步。当席巴悄无声息出现在她身后,把她搂进怀里,她从各种意义上受到了惊吓。
    她只想老老实实充当揍敌客的共享玩具,完全不想在席巴和基裘的夫妻关系里瞎掺和。
    “老爷,请不要这样……”揍畜的声音也在发抖,可怜兮兮。
    “为什么?”席巴银色的微卷长发垂到揍畜的肩膀上。
    “夫人不在场,不太好吧?”
    “干脆把你变成我的私人玩具,怎么样?”
    基裘可以和席巴一起玩,但只是把揍畜作为情趣道具,如果将揍畜改为席巴的私人玩具,性质就变了,揍畜不认为基裘会真的毫无芥蒂。最后承担风险的肯定是揍畜。
    “……我会保守秘密。”揍畜哀求他,“请您不要让夫人知道这件事。”
    “知道什么?知道你私下勾引我的事?”席巴在她的臀部捏了一把。
    无中生有的脏水这不就泼过来了。
    “我给你个机会。”席巴松开对她的禁锢,“叁分钟内藏好,如果被我抓住,那就代表你想勾引我。如果没有,今天就算了。”
    今天就算了?明天怎么办?这场赛制从头至尾都不公平。
    主人提出的游戏,共享玩具不能拒绝。
    取悦主人是她的义务,无论以何种方式。
    与世界顶尖职业杀手在其从小熟悉的后花园里捉迷藏,揍畜输得毫无悬念。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这个过程中必须竭尽全力。
    一捉一放,再抓住,就像猫戏老鼠。
    揍敌客全家人都有着玩弄猎物的恶劣习性。
    树荫下传出揍畜小声的惊叫,席巴刚刚抓住她,就一下子捅进了最深处。内裤在先前的追逐中被扯掉了,她的私处没有任何防护。风滑过她的腿间时,她的身体就无法控制地变得湿润。
    席巴毫不费力地把她举离地面,她靠在席巴的胸口,双手捂住嘴巴,被干得上下颠簸,丰满的乳房不断晃动。
    几次高潮过后,她有些恍惚,自己松了手,在席巴的操干下呻吟不止。
    草地被她的眼泪和汁水一遍遍润湿,直到她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席巴才罢手。
    为了不让她一路滴着精液回去,席巴用附近树上的果实塞住了她的穴口,目送她一手扶着树干,一手捂住酸胀的腹部,精疲力尽地离开。
    回到自己房间里的浴室,揍畜取出堵塞物,收紧腹部肌肉,大股黏稠的精液喷出来,在地板形成一滩水洼。
    她瘫在地板上,终于耗尽了最后的力气,哑着嗓子挤出声音,“西索……”
    红发人偶听到指令,离开沙发,走到她跟前。
    “帮我……洗澡。”她说。
    红发人偶的手指足够修长,帮她清理体内的精液更加方便。
    在此期间,她又高潮了一次,这个被伊路米调教过的身体总是不受她控制。
    放弃生育能力后,她不会再有月经,但她如今几乎每天都有性欲。如果当天没人来找她玩,她不自慰就睡不着觉。
    最近,席巴得寸进尺,把揍畜带进了他的卧室。
    席巴的床很大,即使放下他接近两米的大个子,这张床仍然是宽敞的。
    揍畜记得她在这场床上被席巴和基裘共同玩弄过许多次,没想到这场床上还会产生席巴和她偷情的剧情。
    席巴粗糙的手掌伸进她的上衣,一边抚摸她的腰,一边与她接吻。
    尽管席巴整个人都压在揍畜身上,但他控制了重心,没有把揍畜压得喘不过气。他坚韧有力的肌肉线条嵌入揍畜柔软的身体,隔着衣料紧紧贴合。
    在席巴的挑逗下,揍畜很快浑身发热,软得像一团水。
    席巴捉起揍畜的手放到揍畜胸前,揍畜迅速把上衣脱掉,微微侧头,露出脆弱的颈侧,双臂往两边伸展,就像一张打开的邀请函。
    无论谁来看这个香艳的画面,无疑会认为是揍畜在勾引席巴。
    揍畜无力思考更远的事情,既然她无法拒绝席巴,不如把精力用在当下的取悦,完成她的义务。
    席巴凑到她耳边,从耳垂开始,一点点往下吸吮,夹杂着或轻或重的啃咬,令她的呼吸变得凌乱。
    一切都很顺利,如果没有突然的门锁响声……
    席巴的反应比揍畜更快,转瞬间就把揍畜连同她脱下来的衣服一起塞进床底下。
    揍畜只来得及使用“绝”隐藏自己的气息。
    ……这样真的有用吗?
    当基裘与席巴上床,和他们只隔了一层床板与床垫,近在迟尺的揍畜,真的不会基裘被发现吗?
    只能寄希望于席巴让基裘不会分心吗?
    “亲爱的,我喜欢你给我准备的惊喜。”基裘在接吻的间隙中说。
    席巴低沉地笑了一声,接着是基裘的呻吟。
    揍畜很难分清那些黏糊糊的水声是来自于接吻还是性交,总之席巴和基裘战况激烈。
    比起带上揍畜玩的时候,他们私下玩得更加奔放。基裘身为家主夫人的优雅与矜持一扫而空,不近人情的嗓音变得娇媚又淫乱。
    “啊啊……亲爱的……好棒……不行、啊……亲爱的……干我……”
    肉体拍击声,连绵不绝的水声,呻吟和喘息,揍畜听着这些,不自觉地把手伸进两腿之间。
    如果基裘没出现,或者基裘一开始就在这里的话,揍畜此时就应该已经得到爱抚了。
    他们玩得那么开心,应该不会注意到其他细微的声响吧?
    揍畜想着,拨开内裤,食指摩擦阴蒂,中指和无名指插进穴口。那里面在席巴之前的挑逗中就变得湿漉漉,一次能容纳两根手指,不,还可以加上小拇指。
    她的手指太细了,模拟性交的效果并不显着。于是她抬起另一只手,并拢食指和中指放进嘴里,模拟接吻的效果。
    趁着基裘发出尖叫的时刻,揍畜放任自己高潮了一次。
    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该干这种事,没有任何好处,只有被发现的风险,但她一旦被挑起情欲就无法轻易停下,她的身体早就无数次这样背叛了她。
    刚刚的高潮也是饮鸩止渴,她需要更强烈的刺激。
    她玩弄自己的水声和床上的水声混在一起,仿佛加入了床上的宴会,如果可以,她想立刻爬上床,让基裘和席巴爱抚她。
    ……好难受。
    她把塞进嘴里的手指抽出来,揉捏充血发硬的乳头,细小的呻吟藏在基裘的呻吟下。
    一直没被发现,她的胆子越来越大,手指抽插小穴的动作越来越用力。
    基裘下一次高声呻吟的时候,揍畜咬着牙高潮了,眼前发白。
    幻觉般的,揍畜听到基裘欢快的尖叫声,似乎就在她耳边响起。
    不,没有,是因为距离太近了。
    “亲爱的,不把那孩子叫过来一起玩吗?”基裘冷不防地说。
    “这时候她应该在陪亚路嘉。”席巴说。
    “亚路嘉是个特别的孩子,但他终究还是揍敌客呢。”
    揍畜也是这么想的,经历了揍敌客叁年的调教,如果还对揍敌客抱有幻想,那只可能是她太愚蠢了。
    目前的生活尚可以忍受,而她无法承受抗争失败的风险。
    揍畜闭上眼,重新跌回肉体的欢愉之中。
    黑影闪过,有东西从床上掉入地板堆起的衣物布料中。看清那是基裘的扇子后,揍畜鬼使神差地伸手拿走了扇子。
    基裘有一个超大的衣帽间,服饰数量众多,不会在意区区一把扇子。而且,这里是席巴的卧室,她不可能想到有人能在席巴眼皮子底下偷东西,只会认为是不小心遗失。之后席巴把扇子还回去,事情就此了结。
    嗯,就这么做。
    揍畜用湿透的内裤包住扇柄,高潮两次的穴口软乎乎的,将其贪婪地吞下。
    又硬又长的扇柄填补了揍畜身体的空虚感,她忍不住发出畅快的喘息。
    席巴和基裘激情的声响掩盖住了她的,她想象自己也在被席巴抽插,握着扇子一进一出,扇面边缘的羽毛装饰蹭在她的手背上,痒痒的。更痒的是她的内部,扇子如果能更粗就好了,把她内部的每一条褶皱都撑开,她才能产生饱腹感。
    床上的人做了多久,床下的揍畜就自慰了多久。
    用基裘的扇子作为自慰道具,终究有些遗憾,距离烧到沸腾就差那么一点。当基裘和席巴睡觉,揍畜把扇子留在身体里休息。
    最开始伊路米调教她的时候,经常把道具在她的身体里塞一整晚,包括“西索”的性器,习惯之后,她也不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变态的了。
    现在塞着基裘的扇子,就像婴儿需要奶嘴的安抚,让揍畜躁动不安的身体冷静下来。
    揍畜不敢睡觉,她得维持“绝”的状态,一直等到基裘离开才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熬到基裘起床,当基裘提起扇子,席巴果然帮忙进行敷衍。
    “那是我特别喜欢的扇子。”基裘雪白的脚踝在床底揍畜的眼前晃来晃去,没有立刻放弃寻找,“掉到哪里了?”
    基裘停下脚步,接着是布料摩擦的声音,裙摆压到地板上,似乎准备搜查床底。
    “……”揍畜浑身僵硬,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别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席巴出言制止,“待会佣人来打扫的时候就能顺便找出来。”
    “说的也是,我还要去换一套衣服。”身为家主夫人,揍敌客家族的内务都由基裘管理,上午是最忙的时间段,“亲爱的,我玩得很开心哦。”
    基裘“啵”地亲了一口席巴,缀满荷叶边的华丽裙摆像花一样地旋转,转身离开了卧室。
    听从席巴的许可,揍畜爬出床底,把扇子交给席巴。
    昂贵布料制成的扇面湿透了,揍畜的淫液和体温清晰地留在上面,显然这把扇子刚才还插在她的身体里。
    “对不起。”揍畜的声音里没有半分羞耻,“我没有忍住。”
    比起强制失禁,今天的“没忍住”完全不算什么。
    “做这种事之前,想好怎么善后了吧?”
    “是的,这次您肯定也可以完美解决。”
    被抓奸的危机不止一次发生,全部被席巴完美解决,揍畜今天才有胆量偷基裘的扇子来自慰。
    倒不是席巴的随机应变有多巧妙,只是他身为家主,拥有“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威。
    “最后一个问题。”席巴微笑着单手托起她的脸颊,“自助餐吃饱了吗?”
    “没有。”她迷恋地用脸颊去蹭席巴的掌心,情欲的潮红涌上来,烧得她又开始发热,“昨晚不管自慰多少次都无法满足。我好想要您的宠爱。”
    席巴满意她的表现,把基裘的扇子撕成两半,扔到地上。
    没错,解决办法就是这么简单。损坏的扇子没法再用,可以直接当垃圾处理干净,基裘也不会追究席巴弄坏了她的扇子。
    所谓“特别喜欢的扇子”不过是暂时的,按照基裘换扇子的频率,这把扇子她转头就可以忘掉。
    但如果是佣人干的,肯定要受到责罚,少不了皮肉之苦。幸好席巴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一人做事一人当,真值得佣人们感激呢。
    “呵呵呵。”基裘电子眼的红色光点跳动几下,然后她在衣帽间里乐得笑出了声。
    亲爱的说谎真是张口就来,太坏了,不愧是她喜欢的类型。
    昨晚玩得那么尽兴,必须给点回礼呢。
    用电子眼查看完领地内的监控,她拨通了某人的电话,“伊路,你现在没事吧?去帮你爸爸喂饱那只贪嘴的小宠物。”

章节目录

贫穷社畜点西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六日六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日六日并收藏贫穷社畜点西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