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杂的人声渐近,依略特和杰克两人跟随剑士来到一处高耸的城墙外,城门紧掩,两名左手持盾右手执剑的士兵上前拦住众人。

    “什么人!”士兵将剑直指走在最前面的剑士脖颈吼道。

    剑士不慌不忙将腰牌展示给士兵查看。

    “理查德的部下?实在抱歉,但是后面这两位……”士兵依旧不依不挠。

    “从远地过来的难民。”剑士用他觉得最简短的话解释着。

    士兵闻言越过剑士端详着依略特和杰克,看到拄着拐杖的杰克,不禁点了点头,似乎很符合难民的形象,再看依略特,瘦小的身材和略显苍白的脸庞瞬间就博得了士兵的同情。这么小小年纪就漂流在外,实在是有些可怜!士兵心想着。

    “行了。让他们进去。”

    士兵朝着城墙上的守卫喊了一声,只见守卫似乎扳动了一处机关,城门顿时大开。

    待到三人通过城门,立即就听到身后砰的一声,城门再次紧掩,身后的风直逼依略特颈背。奇怪,戒备这么森严,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依略特疑惑着。

    剑士带着两人也不知是走向什么地方,城中街道上人来人往,对这两位新来的“难民”只是轻轻一瞥就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有些在敲着一个铁块,有些在削着手上的木器,但见这些人身上,繁多的伤痕从衣袖中若隐若现,他们的脸上有或轻或重的青肿迹象,有些甚至是身上各个关节绑着绷带。

    这是,前方一个身着褐色素袍拄着一根发黑的老木杖的老者迎了上来。

    老者的背脊显然有些弯曲,捋着那一把将整个前身都覆盖的浓密黑胡子、弓着背的他抬着眼将依略特和杰克全身上下都观摩了一遍。

    “温斯特先生。”剑士似乎很有礼貌地朝着老者弓身行礼。

    “新来的难民吗?把他们交给我吧。”老者温斯特眼睛一直看着杰克和依略特,从未移开。

    剑士见状再施礼后退下。

    “两位路途辛苦,随我去喝杯茶解解渴,如何?”温斯特浅浅一笑,嘴角的笑似乎颇有深意,依略特无法捉摸这位老者的心思。

    “不必了,我们怎么敢叨扰老者。”依略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答应老者的邀请。

    “依略特,我已经很渴了……”杰克不满地嘀咕。

    仿佛没有听到杰克的声音,依略特面露苦色,心中竟然有一抹微痛,怎么会这样,就像是自己的心像是在被人探究一般,于是凝气将这股痛意从体内逼出。

    老者温斯特颇为震惊,眼中除了那份惊异之外,还闪烁着莫名的光泽。

    “来自异界的旅人,温斯特诚心邀请。”老者温斯特对拒绝不为所动,继续固执地说道。

    这次换做杰克吃惊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来自异界)……”话还没说完,杰克朝着依略特看过去,心中纳闷她这会怎么沉默不语了。

    依略特心中渐渐平静,低沉的头也慢慢地抬起,眼中虽有愠怒,但如今却不好发作,只知道眼前的老者似乎已经将他们的来历估摸清楚,不如就跟他走,看看他到底耍什么花样。

    “那就多谢老先生了。”依略特回头望了一眼杰克,眼神中似乎在说“小心”,但是杰克却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木头!依略特只能这样子转头离去。杰克自然是一副迷茫不知所以跟上去。

    跟着老者穿过一条巷子后,老者突然消失,依略特立即追上去,发现前面竟然是一处断桥,奇怪,在这边城中为什么会有断桥,而且断桥之下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

    再看周围的景象,从一个热热闹闹的城区变成一个老森林,森林中参差的雾气缭绕,蓝紫色的树木遮天蔽曰,地上细长的草相互缠绕着,然而那些蠢蠢欲动的身躯让依略特不难猜到,它们随时都可能伸出,将自己缠绕到草丛中,吃的骨头都不剩!

    “依略特,到底怎么回事?”杰克一瘸一拐地跟了上来,竟然见到这样一副景象,再回头看身后,刚刚经过的巷道和边缘那些小房屋竟然都消失了,变成一条如同荒野的幽森小道。

    “是陷阱。”依略特说后将手放在断桥边缘伫立的石块上,紧闭双眼,手掌释放一股如同圣光一般的气息。

    就在这时,杰克发现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顺着他的大腿缠绕而上。

    杰克立即查看脚下,却发现小径两边的细草都已经朝着他的脚部汇聚,双腿被束缚得越来越紧,不断攀沿而上的细草也没有停下脚步,直奔杰克腰间而去。

    “依略特!”杰克不禁大喊,但是只见依略特丝毫没有动静,继续将手放在那尊石柱上,这异常的安静让杰克非常担忧,难道她出事了!

    杰克愤怒地用手中的拐杖拨开细草,但是很快细草用它们纤细的身躯紧紧地缠住飞向它们的拐杖,杰克手上竟然顿时使不上力气,甚至手心受到一股力量的冲击隐隐作痛,只能松开手,拐杖也顿时掉在地上,周围的怪草将掉落在地的拐杖缠绕住,很快,刚刚还坚韧无比的拐杖已经被杂草勒成一段一段,然而细草仍不放过身躯已经被碾断的拐杖,终于,直到拐杖的各个分节都已经化为木屑粉末。

    这个现象落入杰克眼中,令他汗流不止!想不到这些细草的力量如此之强,这么快就将拐杖碾成粉末!而自己如果不尽快摆脱怪草的控制,恐怕也要落到尸骨无存的下场。

    可是,任凭杰克的双脚使上了所有力气想要踢开这些该死的怪草,那些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的细草依旧不休不饶,死死地缠着他的双腿,缠绕着往上前进。

    双腿此时又痛又痒,难道要死在这里?不行,绝对不可以,杰克不禁再次看向依略特,发现有一些细草正朝着她的双脚袭去。糟糕,以依略特的身高,恐怕很快就会全身被缠绕,这下可就糟糕了。

    “依略特!”杰克大声喊着,希望能够唤醒依略特,只是现在的依略特依旧在凝神将手靠在石柱上,一丝不动,对已经开始缠绕上她的双腿的那些细草全然不知。

    “依略特!你快醒醒啊!”看到细草已经开始缠绕上依略特的腰部,杰克都顾不上自己的状况,只见杰克身上的细草已经缠绕上他的腰间,并朝着他颈部进发,胸膛以下各个部位都开始被缠得紧紧的,身体里的血液无法畅通,全部堵塞在他的上身,此时的杰克脸颊通红,眼睛也有些充血般,脑子有种要爆开的趋势,血液在这种挤压之下更是急着想从身体中奔涌而出。

    而在依略特那边,由于身躯娇小,很快细草已经覆盖了她的头部,整个身体都被细草紧紧包裹,密不通风!

    “依—略—特—”杰克使劲所有力气吐出这几个字,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死在这里!他们还有任务在身!就在杰克眼睛快要阖上、意识都已经趋近模糊的时候,眼前似乎有一道强烈的金色光芒袭来。身上的怪草似乎受到惊吓,慌忙消褪!

    杰克在这时回过神,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依略特白衣翩翩站立在断桥边缘,手掌依旧放置在那块石柱上。似乎一切都跟刚刚没什么差异,不,好像有哪里不一样!杰克仔细一看,依略特的双眼中,瞳孔此刻变成了金色,而且隐隐藏着极为凶残的杀气。

    这在杰克记忆中似乎很少看到这样的景象,再看周围,金光照射下,所有的草地均已消失,诡异的森林无声褪去,原本缭绕的黑雾也已经消失无踪,只剩下一些残破的石块和破败的城墙。

    唯一不变的,便是依略特掌下的石柱。莫非这石柱便是破解细草攻势的关键?

    “哈哈哈,很好,能破的了我温斯特的幻术,小姑娘,你还真是不简单。”从杰克身后出现了刚刚那名老者。只见老者一边拍手叫好,一边却用他那惯有的探究眼神大量着杰克和依略特。

    “少废话!温斯特是吧?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杰克心有余悸,只能将怒火发泄在这个心怀叵测的老家伙身上:“差点让我们送命,现在竟然说的这么轻松?”

    “这位年轻人,别太动怒,对你的伤不好。”

    听到这里,杰克感到双腿痛楚万分,现在连拐杖都没了,旧伤加新伤,这脚是要废了不成!

    “不过也没什么大碍,一点小伤,在你这位朋友的眼中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温斯特将眼睛转移到依略特身上。

    依略特淡漠地说:“黑胡子大叔,你可别太过分。还不快解除你的幻术。”

    “什么!”杰克心中一惊,莫非幻术还没有解除吗?

    “哈哈哈,好,我喜欢说话直接的孩子。”说完老者口中念着咒语,然后将手中的老树杖往地面一击,一道奇异阵法在地面上隐隐可见。阵法在地上环绕了几圈后,依略特掌下一松,原来是石柱已经消失。

    依略特这才放下心来,走向老者,然而在越过杰克的时候,杰克忍不住问了句:“你没事吧?”

    充满着担忧的话语只是迎来依略特金色眼瞳一瞥,以及语气中的极为不屑:“这话,应该问你才对。”

    说完依略特头也不回直奔老者走去,然而丝毫不带感情以及那冷冷的金瞳,却让杰克的心中压抑难受。

    她说的没错,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自己总是那样地懦弱无为,反倒是要一个白衣女童来帮助自己脱离险境。亏他还自诩拉浮尔英雄,妄想着能够成为光明战队第一人,如今光明战队在和半精灵爱丽丝的战斗中只剩他一人,他的确算是第一人,也是最后一人,而他,将会是延续光明战队荣耀的战士,绝对不可以这么弱!

    “依略特!”杰克不禁叫住那个冷冷的身影,坚定地说道:“下一次,让我来保护你!”

    听到这句话,依略特身子明显一震,但是很快就回归了原本姿态,继续朝着老者温斯特走去,仿佛身后之人从未说过任何话语一般。

章节目录

堕落泰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西西米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米露并收藏堕落泰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