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从半精灵体内出来的依略特还感到一阵头晕,对上迪特玛和雷奥妮,大感不妙。

    “依略特,你怎么会在这里?”迪特玛看到依略特身后半精灵一副将死的模样,正疑惑着,如果他没有记错,她们应该是朋友才对,莫非朋友决裂了?

    然而依略特的一句话立即终止了战士无脑的猜测。

    “当然是来救她!”依略特淡漠地说道。

    “哦?”雷奥妮将战士推开,正对依略特冷漠的表情,那冷漠之中显得有些苍白,看来也是身体消耗了不少,法师脸上浮现得意神情:“这么说,要杀了她,就得先杀你,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依略特神色不见一丝担忧,仍旧视旁人若无物。而这样的态度,正好刺中法师的软肋,她可是最憎恶别人对她的无视!正要出手时,法杖顿时又被按住,还是那个令她今天特别厌恶的手臂。

    “迪特玛,这次你又想怎么样?”雷奥妮怒言相向。

    迪特玛按住法杖,像是顶着千斤石重负说:“雷奥妮,我虽然不想阻止你,但是不得不说你这条命,还是她救回来的。”

    雷奥妮明显一愣,随即又黯然笑道:“所以呢?我应该对她感恩涕零吗?”

    “……”迪特玛哑口无言,他似乎忘了,这个雷奥妮一向对仇人分明,对恩人却未必放在心上。

    依略特只是淡淡地笑:“你认为你是我的对手吗?就算你不珍惜我在你身上浪费的力气,也最好珍惜这位战士将你背到我面前为你求得一线生机的艰辛。”

    雷奥妮手中的法杖一僵,沉默片刻后突然大笑:“哈哈哈,说得我好像欠了很多人情啊?要是你觉得救我不值,大不了把我的命拿回去,不过,就看你现在有没有这个本事!”

    法师推开战士,口念术语,一缕冰晶从依略特脚下伸出,想要束缚依略特的双脚,依略特立即跳开,身形一闪,法师随即暗咒一声,追了上去。

    看两人消失,迪特玛心情却无比沉重。“依略特未免太信任我了,难道她不知道,想要杀这个半精灵的人,我也算一个吗?”半精灵的身影随着他逼近的脚步逐渐清晰,晨曦将至,夜幕渐渐退散,她的脸部朝着星空躺在地上,身上明明没有任何伤口,但是表情却是如同一具死尸,脸色更是苍白如雪。

    “弗瑞德,你的仇,我一定会报!只是,还不是现在。”迪特玛对自己不断纠结的心捉摸不透,唯有坐在地上,一副泄气的神色,嘴里不住地自言自语:“看那个依略特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她身上到底隐藏了多少实力……雷奥妮应该不会有事吧?”

    刚想站起又转念一想:“不对,依略特并没有杀意,反倒是雷奥妮一副报复世界的嘴脸,我似乎担心错人了。”

    “父亲……”突然,一个无比虚弱的声音传来,顿时惹得迪特玛一阵激灵,当场就从地上跳起。半精灵醒了!

    等他回头看,半精灵依旧纹丝不动。刚刚的声音,难道不是她发出来的?也对啊,他恍惚记起那一天在这杀戮森林中挥舞的血光,人类和精灵战士都死在那道光刃之下,眼前的半精灵对生命丝毫没有怜惜,恍惚中战士也已然忘却当时昏迷的自己又是怎么回到拉浮尔?

    “父亲……我……不走……”虚弱的半精灵依旧在喃喃自语,声音听在迪特玛耳中如同触动心底一根弦,从来不知道父母为何物的他,此时对半精灵的梦呓产生浓厚的兴趣,忽然想起拉浮尔智者曾经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如果是被命运注定的两个人,当其中一个人的左手食指和另一个人的左手无名指紧紧相贴,他们的心是连在一条线上。到那个时候,他们就能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会不会是真的?不过前提是被命运注定的两个人,他不禁对自己无理的想法嗤笑不已,然而出于好奇,迪特玛还是索姓轻轻地抓过半精灵的左手,将自己左手食指抵在她的无名指指肚上,突然,迪特玛感到有一股力量将自己的食指紧紧束缚住,竟是无法挣脱,满地的落叶像是被一阵狂风席卷,零散地扑入空中,落叶开始在空中在焚烧,火光不断朝外扩散,很快脚下的地面也被零星的火光点燃,周围开始散发着难忍的灼热,直到变成一处恍如人间炼狱景象。

    “我怎么会来到这里?”迪特玛发现身边躺着的摩黛丝提已经不见了,眼前只有一条狭窄道路,然而这条道路被冒着气泡的岩浆包围,迪特玛起身,沿着这条熔岩小道走过去,双脚途径灼热的岩浆池时总会不禁意被两边飞溅的岩浆打到,顿时脚部传来灼烧的痛楚。

    就在这时,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一个犹如雷霆万钧的声音:“孩子,忘了这一切,去开始属于你的生活。”

    话刚落音,一个童稚而又无力的声音传入耳中:“为什么你不相信我,我有能力把你救出这里!停下,父亲,不要抽取我的记忆,不要!”

    是摩黛丝提的声音,迪特玛听到这个声音立即加快脚下的脚步,然而这条熔岩小道仿佛永无尽头一般,根本看不到终点。

    “你是我泰坦之王取得精灵之华创造的生命,很遗憾,摩黛丝提,我创造了你却不能保护你,现在我只希望,至少你能够活下去,所以,离开这里吧。”

    语气中带着属于王者的霸气,话落之间,前方声音戛然而止,迪特玛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可恶,这条路为什么一直都不到头?感觉到远方一阵白光飞入天际,猛烈之势向周围散发出来的气体冲击让迪特玛没有站稳,跌倒在一侧,天穹之上一阵强光袭来,迪特玛唯有用手臂挡在眼前,被强光刺到的手臂上传来阵痛,白光渐渐褪去,世界也逐渐变得宁静而柔和,周遭已经不是那一副烈火炼狱景象,晨曦的光芒透过稀疏的树影落在他的身上。

    等到他将手臂移开时,已经感受到前方似乎有一抹清丽身影,战士迪特玛揉了一下刚刚受惊的眼睛,待到再睁开时,恰好对上一双如梦初醒的圆圆大眼正愣愣地看着自己。

    “啊!”回过神来的迪特玛被这突兀之景吓得惊叫出声,而手上柔软的触感更是令他顿时失措,低眼望过去竟看到他的手和眼前身影的手抓在了一起。

    迪特玛墓地站起,慌忙后退几步。而仍坐在地上的半精灵摩黛丝提却是没有移开眼睛,歪着头抬眼盯着迪特玛,眼中的疑惑之色带动眉心簇起。

    恍然想起眼前的半精灵和自己之间的深仇,迪特玛当即用召唤之术唤出战斧横在胸前:“半精灵,你总算醒了,既然这样,我们之间也该解决一些事情了!”

章节目录

堕落泰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西西米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米露并收藏堕落泰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