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结界领域,屹立在拉浮尔神殿末端的悬浮天空,恢宏的神域散发着金色的神光,那是不容亵渎的结界所在之地,这里除了值守专使依略特,和那些孤寂的纯白气雾,再无他物,所以也称虚空之境。

    身形矮小的白衣女童读力于白色虚空之境的中心一处石壁之下,素白的手掌散发着纯白的光芒,只见她挪动着手掌,用这道光芒不断地擦拭着石壁周身。突然,她的手停止移动,而是转身望着一处迷茫地带,一个狂奔的身影正在走来。

    “小妹妹,你知不知道值守结界领域的专使依略特在什么地方?”迪特玛看到女童不假思索当即问道。

    白衣女童仔细端详着迪特玛全身上下,眼光停驻在他背后之人,如同死亡般毫无生灵气息。

    “我就是依略特。”白衣女童喃喃如在自语。

    迪特玛顿时一惊,“该不会是被塞拉女神骗了吧!”在迪特玛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对塞拉女神总是有莫名的憎意,说什么也没办法完全信任那个外表温和内心却总是隐藏着未知的女神。

    “把你背上的人放下吧”见迪特玛依旧迟疑,依略特又加了一句,“别愣着了,这不就是你来这里的目的吗”

    迪特玛随即只能暂时相信眼前的白衣女童。只见白衣女童走近雷奥妮身侧后蹲在地上,将耳朵贴近雷奥妮的心口。

    “她还有心跳。”说完白衣女童脸色一拧,起身道,“带她走,活人我不救。”

    “什么!”迪特玛顿时大惊,这是什么道理!听她语气应该有救人的方法,迪特玛管不了这么多,唤出战斧直逼女童:“立即救她,否则……”

    话还未说完,女童蓦然一笑:“你可得想清楚,战士,杀了我,她必死无疑。”

    着实让迪特玛苦恼,唯有收回战斧,但要他现在带雷奥妮离开,这怎么可能,迪特玛仍不肯放弃地说道:“到底怎么样,你才肯救她?”

    女童想了一下,随即指着那尊木讷而又庞大的石壁:“帮我把它擦干净。”

    迪特玛朝石壁一看,这可是足足有将近十米高,得擦到什么时候,但是如果这是唯一条件,那也只能照办!二话不说就纵身跳到石壁最顶端,撕下身上里衣的一块布料开始急忙擦拭。

    依略特静静地看着石壁之上匆忙的身影,不禁嗤笑:“傻瓜。”

    神殿内,塞拉女神此刻眼神愠怒未消,看着眼前因为忤逆自己而受到惩罚的黄金圣徒诺亚,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诺亚,本神的一言一行,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质问,尤其是你,你知错了吗?”

    被女神金链紧锁全身,腿脚突然感到无力只能跪在地上,额头上汗如雨下。但是他仍不愿屈服。

    见诺亚默不作声,塞拉手中唤出一条焕发神光的训世金鞭。

    “金鞭一落,你将身魂不存,我最后一次问你,知错了吗!”

    诺亚凄然一笑:“我这条命,原本就是你从冥界救回,如果现在你要收回,我欣然接受。”

    “你……”塞拉手中的训世金鞭隐隐发抖,十年来精心培养的黄金圣徒,即将在自己的眼前灰飞烟灭,而这,全是为了对一名深渊中王者的承诺,可是如此,真的值得吗?

    远在地狱深渊的王如同感应到了这一切,要他感动?那怎么可能,王的心中只是在嘲讽:“塞拉,感受到被信任之人背叛的滋味了吗?这都是你应该承受的,哈哈哈哈哈……”

    片刻之后,虚空之境的巨大石壁依旧不见光彩,上面的污秽更是如同永远无法擦完,懊恼的迪特玛索姓纵身跃下,将手中衣布重重地往地上一扔:“你是在耍我!这个石壁上的污点根本擦不干净!”

    坐在地上闭目凝神的依略特只是淡淡地回答:“没错,罪恶之石永远都不可能擦得干净。”

    “你是说,这是罪恶之石?”

    “你终于对这个女人以外的事物感兴趣了?”依略特此刻已经睁开双眼,起身走向石壁:“外表纯白的拉浮尔,要想永远保住那一分圣洁,就必须将罪恶之念吸纳并囚禁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而你所看到的这块石壁之所以无法擦拭干净,是因为拉浮尔中罪恶的欲念从未停止。”

    “塞拉女神用圣洁的光环笼罩整个拉浮尔,其实只是在自欺欺人,完美的世界永远不存在,罪恶之石就是见证。”

    依略特说完走向雷奥妮,双手心出现一道血色光芒,投入到雷奥妮的心口,同时口中在不断地如自语般:“她的母亲发现了拉浮尔的虚伪,想用黑暗魔法唤起众人的觉识,只可惜,孤立无援的安妮败在了世人对塞拉极端的信仰中,不愿屈服的安妮临死前将魔法和意识灌入她的女儿心中,而这份意念能否延续下去,谁也不知道,我尽力了。”

    女童收回手中的光,转向迪特玛:“她的伤口已经修复,你们走吧。”

    迪特玛眼里除了震惊别无他物,塞拉女神无法救治的人竟被一个女童片刻就医治好?心里猛然蹦出一个他认为最合理的解释:“你应该知道那名半精灵!对吧?否则为什么只有你可以救治被那个家伙所中的创伤?”

    “没错,半精灵是我的朋友。”依略特注意到迪特玛脸色霎时的苍白和震怒依旧毫不遮掩地说道,“我最好的朋友。”

    “如果是这样,呵呵,一杀一救,恩怨抹消,以后再见,就是敌人。”

    “可以,未来的敌人,再见。”依略特右手往前撒出一道光,迪特玛和雷奥妮的身影立即消失在眼前。

    瞬间结界领域又是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哦,不,还有一个,从刚刚开始一直躲在那里的黑色影子。

    “你可以出来了。”依略特淡淡说道。

    就在石壁后方,走出一个如同鬼魅一般的黑色影子,在这纯白的结界领域显得尤为突兀。

    只见这黑色影子渐渐化为实体,竟化为一个背上带着如骨刺的巨翅,身上有着褶皱着的的鳞片,全身被纹上奇异纹身的巨龙。

    “依略特,我们的交易,你想好了没有?”充满诱惑而又鬼魅的语气从龙那张发着臭味的嘴巴中发出,看到女童还在犹豫不决,巨龙继续用那张臭嘴不断地诱惑着:“你和塞拉同是创造着拉浮尔的先驱,凭什么她就能高高在上地享受世人的膜拜,而你却要孤身一人守在这种寸草不生的地方?难道你甘心被这种地方束缚一生?哈哈哈哈。”

    巨龙的嘲笑和讥讽落入依略特的耳中,令依略特无比地厌恶。

    “龙神艾玛蒙,省点心思吧,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解除结界让你那些恶心的臭龙毫无阻碍地进入拉浮尔。”依略特坚定地回绝道。

    “是吗?哎,真是可惜,你一心想要保护的东西,永远都得不到真正的保护啊。”

    “你什么意思?”依略特感觉巨龙的嘴里似乎话中有话。

    “呵呵,”巨龙深邃不见底的眼睛已经露出一丝得意,“你刚刚救下的那个魔法师和她的同伴,那名战士,去看看他们正在往什么方向走吧。”

    依略特右手一挥,眼前顿时出现一面和拉浮尔水镜极为相像的镜子,只见镜子当中雷奥妮和迪特玛的身影清晰可见,而此时此刻他们所处的位置竟是拉浮尔结界之南,拉浮尔的南方,不正式半精灵所在的杀戮森林?

    “他们……”

    “如果你去晚了一步,半精灵恐怕有姓命之虞。信不信由你。”

    依略特心中焦急,已经不顾黑龙后面在说什么,身形一转立即就消失在了结界领域。而身后脆弱的结界领域,霎时被巨龙掌控。

    “哈哈,去吧,拉浮尔就交给我!”贪婪的双眼冒着闪亮的光泽,巨龙倏然展翅腾翔于白色结界上空,黑龙之翼遮天蔽曰,拉浮尔外缘圣洁的结界气息伴着龙神咒语解除罪恶石壁上的印记蓦然消散,从石壁中释放出的黑暗气息席卷整个拉浮尔的上空,顿时犹如暗夜,在拉浮尔之外蓄势待发的巨龙大军破结界,趁机一齐冲入拉浮尔,巨龙之吼震破苍穹!

    即便意识到黑龙之势正在入侵拉浮尔,依略特依旧直奔杀戮森林,既然拉浮尔人民视你为神,那就看你怎么带着拉浮尔的子民,抵抗巨龙之军吧,塞拉女神。而她依略特,只想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朋友,仅此而已!

章节目录

堕落泰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西西米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米露并收藏堕落泰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