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的拉浮尔广场中,一尊巍峨神像屹立在广场中心,此刻这座巨像下竟已被围得水泄不通。

    “他不是迪特玛战士吗?怎么会倒在这里?”

    “看他身上的血迹,这次派去征讨杀戮森林的其他战士,恐怕……”

    围观者正在讨论时,后面来了一支浩浩荡荡的守卫军队。

    “大家让开一下。”领队的诺亚温婉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来,众人立即让道。

    身着金色铠甲的黄金圣徒诺亚,手执镶着金色宝钻的权杖,散发出的光芒不禁让众人赞慕。在这番华丽的辉映之下,圣徒诺亚眉宇间透着一股高贵气息,清澈的明眸和均匀的鼻息瞻显他的温和气度。

    诺亚终于看清神像之下那一抹身上带着血的躯体轮廓,他疾步走过去,从肩处撑起迪特玛的上半身。之间迪特玛嘴唇已经开裂,脸部显露出的痛苦之色让诺亚不禁眉头深锁。

    “是谁,竟然将他伤成这样!”眼神中闪现一抹杀意。

    话不多说,诺亚小心翼翼地将迪特玛的身体伏在他的后背之上,然后背着这副伤痕累累的身躯,朝着拉浮尔神殿走去。

    屹立云端的巍峨神殿,彰显着神的威严,这座庞大宫殿之中,居住一位美丽的女神塞拉,温柔而美丽的塞拉女神,是拉浮尔世界的缔造者,她赐予拉浮尔居民和平,赐予这个在世界独有的圣洁领域光明,她,拉浮尔居民忠诚的信仰。

    迪特玛的伤躯被诺亚背着一步步走进塞拉神殿,神殿正上方巨大的拉浮尔水镜中散射出恍惚能够洗涤灵魂的柔光,柔光照耀处,邪灵不存。

    诺亚走入殿中,小心翼翼地将迪特玛放在地上。神座之上的塞拉女神缓缓转身,圣洁的气息缭绕她一身柳絮般的白衣,一绺靓丽的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柳细眉,明眸高贵,雪肌丽颜,令人屏息。

    塞拉女神轻轻拂袖,一抹白色光芒落在迪特玛身上,阴霾散去,迪特玛在沉睡中仍咳嗽了一声,眼睛缓缓睁开,仍余惊悸之色。

    “迪特玛,把你在杀戮森林的经历,一一道来。”塞拉女神淡淡的语气丝毫不见有愠怒之感。

    “我……唔……大家……都死了……”迪特玛仿佛陷入悲痛之中,难以言表。

    塞拉走下神座,沿着阶梯朝着迪特玛靠近,口中缓缓道:“经历过杀戮的人,往往会有一颗比常人坚强的心灵,你现在,足够坚强吗?”

    想起死去的弟兄,迪特玛心中一股恨意油然而生,不假思索地回答:“没错,恨,已经会让我的内心更加坚强!”

    “既然这样,把你的经历详细说明,尤其是那个半精灵。”塞拉踱着步子,静静地听着迪特玛的描述,连一向平静的诺亚在听到半精灵残忍的光刃割下众战士的头颅时不禁紧握拳头。

    “我明白了,”塞拉的脸色依旧平静,“你好好休息吧,迪特玛战士。光明战队的祭礼会择曰举行,至于杀戮森林,诺亚,传我的命令,拉浮尔族民任何人不得前往那片森林寻仇!”

    “什么!”迪特玛一惊,“塞拉女神,难道我们就这样让战队惨死?我们应该派出更强大的队伍去杀了那个半精灵!否则会有更多的人死在她手上!”

    “诺亚,带迪特玛战士去希伯来休息,我也需要静一静。”女神说完转身往神座走去。

    迪特玛不甘心,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诺亚突然挡在眼前。

    “迪特玛,不要再僭越,跟我走。”诺亚眼神中尽显担忧,再触怒女神,刚捡回来的命说不定又会没了,然而迪特玛却不能体会这种静默的保护,对着诺亚冷哼一声,就头也不回地走出神殿。

    等到诺亚也无可奈何追出去后,女神塞拉静坐神座之上,手撑着头部抵在神座之侧,思绪飘零,远古之景涌上心头,那已如尘封的面孔也开始渐渐清晰。

    那是一处炼狱之地,中心的血池里,被囚禁的王身上到处都是由咒魂交织的血链,庞大的火焰色身躯在炼狱的烈火映照下,竟让人产生错觉,仿佛他原本就属于这个地方。塞拉女神披着金色缕衣缓缓走向炼狱之心。只是再美的身影,浸在血池的王者依旧丝毫不为所动。

    “对不起。”塞拉轻柔的声音,暗中丝丝的痛楚与无奈。

    血池中的王埋着脸,没有对女神的道歉做出任何回应,心中更是已经异常平静。

    “如果有我还能办到的事情,只要你说,我都会答应的,还是,真的已经没有任何挂念了吗?”她多希望,自己还能做出一些弥补的事情,只可惜等待了许久,换来的只是一句冷哼。

    然而就当她转身想要离去的时候,身后的王却开口了。

    “除了那个半精灵,这一生我从未欠过谁!如果以后你见到她,请你帮她。”

    塞拉女神被这久远的记忆触动,一丝无处宣泄的情感砰然爆发,愕然强光让整座神殿开始晃动,殿顶的一些精美雕饰坠落在地,连神座后方的拉浮尔水镜也突然开裂,碎裂的水晶散落在滴。神目眼角一滴热泪,顺着脸颊滑落,还未来得及坠落,就已在半空中消散而去。当塞拉陷入神思之时,神殿内原本被震碎的物体,包括碎了一地的拉浮尔水镜碎屑,也在悄然复合,片刻之后,神殿又恢复如初,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与此同时,杀戮森林里刚刚又一次施行鲜血洗礼的半精灵,正在横于半空中的枯枝上沉睡着。只见侧卧在树枝上的半精灵突然开始有些肆动,脸上痛苦的表情,让人不难想象她必定是陷入梦魇之内。

    梦境如尘,虚幻缥缈,半精灵孤身走在一个黑暗领域,幽灵之影总是时不时从她身上各个部位穿体而过,虽然她也只是其中的一个幻影,这些幽灵伤不到她,但是不知为何,看到那些影子,心中竟是隐隐作痛。幽灵不断发出无尽的嘶喊,声声都叫着她的名字:

    “摩黛丝提……摩黛丝提……”

    “救救我,救救我!”

    无助的幽灵想要抓住她的衣角,数次失败后,这种求助的声音从悲楚变得凄厉,如趋近疯狂一般的尖锐。可是她不明白,她也听不懂那些求助的声音,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久居杀戮森林的她,忘却了过去的自己,唯有手中的弓一直相伴,恶灵气息催醒她弑杀的灵魂,只有猎杀,才能让心里莫名而生的痛楚得到暂时的缓解。

    然而当森林已经静若无物,她该如何宣泄心中的狂躁,被梦魇紧缚的身体从树枝上坠落,在坠地那一刻,摩黛丝提苏醒,身上并没有感受到坠地的痛意,但耳边的声音挥之不去,她唯有抱着头,将耳朵也遮掩着,可是声音无缝不入,挥之不去,难受之意从心底涌出。

    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黑色的瞳孔闪现一丝血色。

    “黑夜中的森林,没有猎杀的乐趣,倒是有些想念,那个身上带着光的战士!”摩黛丝提起身时,心里有个声音传来。“摩黛丝提,停下。”

    然而半精灵摩黛丝提却不理会心声的提点,自语道:“你已经救过他一次,不会再有下一次!”当心底的善意突然控制自己的身体并放走当时晕倒在地的迪特玛时,那简直是对她的羞辱,顿时怒意化作一阵风,在黑夜中肆虐。

章节目录

堕落泰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西西米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米露并收藏堕落泰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