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
    换好衣服,出门前陈勉把他们一起去书房动的几本书都给复原了。还把每个房间的垃圾桶都翻个遍,确保不留下一丁点儿令人怀疑的痕迹。
    反侦察能力简直一绝,成欣然深刻怀疑,他估计撒过不少谎。
    他们手牵手走到小区门口,陈勉招手打车。
    “您好,去…….”餍足的兴味之下,陈勉脑子也不灵光了,差点说漏嘴,话在嘴里转了一圈:“去林奥嘉园。”
    成欣然靠在他怀里,指甲轻抠他羽绒服的logo,陈勉一下下帮她梳着发。
    “补习班大年初三开始,连续六天。”
    “嗯,我知道了。”
    “春节我跟我爸回一趟内蒙老家,你在北京吗?”
    “我在的。”
    “那你照顾好自己,没几天我就回来了。”
    说的话都好像飘在云间,有种不真实感。
    人与人之间的勾连真的很神奇,几小时前他们刚刚发生了与年龄不符的亲密关系,身体嵌合在一起,而现在他们又成为了两个独立的个体。可刚刚发生的一切却刻在脑海中,自此他们的关系将永远被铭记。
    这是属于他们的第一次,也是他们人生中举重若轻的共有记忆。
    “陈勉,”她突然提起话头:“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你会不会想到今天?”
    “瞎说什么?”他觉得做这种假设特别无聊:“你不闹我们不可能分开。”
    深夜,成欣然躺在按摩床上辗转反侧,每翻一次身,皮肤和人造革接触发出的涩响都会让她想起陈勉的身体。
    在他的那张墨黑的床上,陈勉掐住她的腿根,一次次推送着坚硬的阴茎。他身下的力道很大,但却用手温柔地垫住她的后脑勺,再送去一个湿吻。
    成欣然反复琢磨他们做爱的场景,像是电影一样在她脑中来回放映,头脑的系统还能单独挑出来重点片段,各种慢速回放。一想到陈勉的身体实在是可口,思维就漫天乱窜,止都止不住。成欣然暗暗骂简直淫虫入脑不可救药。
    头脑狂想持续了许久,躯体的疲累最终抵过一切,她不知不觉地入睡。
    几天后,陈勉随陈光泽去呼和浩特了。临走前没能再和成欣然见上面,她这些天似乎很忙,消息也经常来不及回。
    陈勉下飞机时,她的消息才姗姗来迟:班长一路平安~
    班什么长?一点诚意也没有。
    陈勉撇撇嘴,也给她回个:到了。
    陈勉的爷爷奶奶家是呼市当地颇有影响力的医学世家。祖辈就开始行医。他爸爸五个兄弟姐妹,四个在医疗系统。到他这辈,都还没定型,但堂姐陈斯维已经在加拿大顶尖的医学院读博。
    大家问到陈勉将来什么打算,陈勉瞟了眼他爸,又瞟了眼爷爷,开口说:“没有做医生的打算,应该会去打职业吧。”实际上他也没想好。
    亲戚们对搞体育通常有些偏见,不断告诫他:“国内你搞冰球有什么意思?小勉文化成绩这么好难道要辍学去体校啊。去了体校把自己练得五大三粗,然后呢?有什么结果呢?我们意思是在国内你就安心学习。一定要打球你就早点做准备,出去算了。”
    陈勉态度良好,但左耳进右耳出,嗯嗯啊啊企图混过去。他低头看眼手机,成欣然那begin  again的头像还是静静地沉底。
    成欣然近些天一直跟着赵新萍跑动跑西,跑得腿都细了。
    赵新萍不知从哪找到个大师,摇了一卦,说年三十是动迁的良辰吉时。一定要赶在年前搬家。
    南门巷子都是看着她长大的叔叔阿姨,马上要散落四处,成欣然心底冒出淡淡离愁。直到听冯异哥说,他们家汽修店跟赵新萍还是邻居,相互有个照应,她心里的酸涩才缓和些。
    新的店铺位置更好,房租每平米贵了点,赵新萍一咬牙从银行贷了笔款,又四处凑了凑,盘下这间店,就等着大干一场找回场子。
    “左边高点……又太高了,再低点儿……”赵新萍指挥着门外的师傅挂招牌。
    成欣然自己在店铺里转。这里比起南门巷子,更像是能正经经营的地方,更有做生意的实感。她往里走,发现生活的区域是左右两间房,一间大,一间小点。成欣然突然想到种可能性,一秒都按捺不住,快步走出屋。
    “妈!”
    “嗯?”
    “我看到里面有两个房间…….”
    “是啊,我隔了一间出来给你住的。嫌小?”赵新萍注意力还在挂牌上,这怎么就挂不好!
    “不不不!”成欣然的笑意已经止不住:“一点都不小,一点都不小,谢谢妈!”
    成欣然心里默默安排着房间里的摆设。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书架,似乎地方就已经被占满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长这么大,她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房间。
    她美滋滋地在小屋里转,心里已经规划出在新房间的新生活。
    春节期间她忙着乔迁,布置新居,跟陈勉的联系自然也少了些。她不想把这些事透露给他,还是那些个遗留问题,总之就是不想让他知道。反正她咬死了自己在林奥嘉园下车,搬哪儿都一样。
    转眼就到年三十,赵新萍和以前几个老邻居合买几箱炮仗。比起礼花,做生意的都更喜欢听响儿,图个吉利。那时北京还没禁放,他们在新居前的小广场,噼里啪啦把所有鞭炮都点燃。
    鞭炮驱走过去一年的艰辛,新旧交接时,成欣然接到陈勉的电话。
    “喂?”她避开人群,来到安静处。
    “成欣然,在干嘛呢?”陈勉那边也很热闹。
    “家里人在放鞭炮,你呢?。”
    “我在家包饺子,剩下人都下楼去放炮了。”陈勉声音里透出无可奈何。
    成欣然无声地笑,由衷地。
    这一年她收获了太多幸福。
    赶在年尾搬进了新居,拥有了自己的房间。和那么多优秀的同学坐在一起,成绩迈向新的台阶。她还认认真真地谈起了一段恋爱。第一次觉得生活不是一潭死水,第一次觉得未来可期这四个字也可以形容她自己。
    鞭炮轰鸣,人声鼎沸。倒数声中,她带着满腔的希冀,在电话里对陈勉说:“新年快乐,跟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章节目录

如何吃一颗过期糖(破镜重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王六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六鹅并收藏如何吃一颗过期糖(破镜重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