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身体贴近了,成欣然也想成绩跟陈勉贴近点。她最近学习热情空前高涨,经常课间的时候看着她头不抬眼不睁地做题。
    中午大课间,教室没剩几个人,成欣然正对着数学练习册一筹莫展。吴静媛忍不住将人拖走。
    “干嘛呀?”
    “陪我楼下去转转,你快跟你座位长一起了。”
    吴静媛强拉着成欣然去操场溜圈。
    一出教学楼,成欣然冻得直打寒颤,她特别怕冷,手紧紧贴着吴静媛臂弯。
    “太冷了,我想回去。”
    “NoNoNo,”吴静媛指着操场上几个风驰电掣的身影:“咱们也凑凑热闹去。”
    严寒时节也挡不住男生对运动的热情。踢球的打球的,把操场都占满了。吴静媛拉着成欣然走过去时,陈勉跟班里几个男生正在踢球。再往旁边扫过去,看球的比踢球的可多多了。
    “看着没,咱们班长魅力无边。”吴静媛下巴努努旁边。
    好家伙,二班的班花拉着一群人来看,六班那群女孩也来看,连高中部的学姐都过来看他们踢球。
    不用想,都是过来看某人的。
    陈勉带球时脸上带着绝对的专注,他不仅看球,也看双方跑位。汗顺着脸颊往下淌。跑动间,再被他不经意抹去,带着几分不羁。
    中二时期的小女孩们就吃这套。
    吴静媛再回头看成欣然的时候,发现她正出神看着陈勉,吴静媛很少看成欣然这样。
    “喂,醒醒姐们儿。”
    “嗯?”
    “哈喇子都流嘴边了!”
    成欣然下意识摸摸嘴角,哪来的哈喇子?
    吴静媛噗嗤乐出声:“还真擦,说什么你都信。”她还一个劲儿支搜招儿:“你跟班长你俩成天坐一块,想干点什么还不是易如反掌?”
    成欣然听到想跟他干点什么这句话,脑子里浮现出两个人在狭窄的楼梯间里的场景,不由得脸发热。
    吴静媛看着她明显通红的脸颊:“我靠,欣然你脸居然红了?你该不会真想跟班长…….”
    成欣然气得去捂她的嘴:“你别乱说,没有!”
    太好逗了,一拿她寻开心就脸红。吴静媛乐得在前头跑,成欣然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硬着头皮在后面追,一前一后的打闹。
    突然一记横球,冲着吴静媛飞过去。
    “小心!”
    成欣然扯着吴静媛的袖子把她猛地往边上拉,结果那颗用了十成力气的足球生生砸在自己肩头。
    成欣然蹲在地上捂着右肩膀,眉头紧紧皱着,被砸得不轻。她周围马上就呼啦啦围了一圈人。
    “怎么踢的球啊!”吴静媛大声声讨。
    “不好意思同学,是我脚有问题,脚有问题。”说话的是四班的男生何佳阳。
    “我没事的。”成欣然低着头,声音很小。
    她感觉身边有个影子在贴近,还以为是吴静媛,伸手要拉。结果掌心接触到一个熟悉的触感。抬头一看,竟然是陈勉。
    陈勉就着手劲把她拉起来,成欣然手赶快放开,速度快得好像甩掉他手似的。
    陈勉身边围着很多人,男生女生都有,全都在盯着她。成欣然虽然没被砸到脑袋,可她还是觉得头晕目眩的。
    “疼不疼?我看看。”陈勉想凑近看一眼她被砸的地方,成欣然立马躲远,咬着牙摇头:“不疼。”
    “最好去医务室看看,让校医处理一下。”
    “我知道了,谢谢班长。”
    陈勉眉心紧蹙,没说话。
    他其实不想成欣然跟他分这么清。
    她找到吴静媛,抬起胳膊想拉她的手,可是关节都咔啦咔啦响。
    “回班吧,我太冷了。”
    两个人挽着一起走。
    吴静媛回过头偷偷看了眼陈勉,陈勉背对着她们,拂了把头发。又回头来盯着成欣然,后者面无表情。
    成欣然当然不会去医务室,她觉得球砸一下能有什么事呢?
    下午第一节下课,成欣然抓了空偷偷去教师厕所,这里平时几乎没人,外间有一面仪容镜。她脱了校服外套,拉下里面衣服照镜子。
    肩膀有点红,看着问题也不大,可为什么她写字的时候都感觉酸酸麻麻的?
    成欣然按着关节,费力地扭转了几下。
    “这么转更疼你知道么?”
    成欣然吓得一抬头,镜子里是她跟陈勉两个人。
    “你怎么进来的?这里是女教师厕所,赶紧出去!”
    说着就要推他出去,可她那点手劲根本不够用,被陈勉轻轻一拎就给拎到里面隔间去了。
    门一锁,陈勉手奔着她衣服过来。
    成欣然双手赶紧拉住衣领:“你干嘛?!”
    陈勉懒得跟她废话,扒拉开她的手,顺着她领口摸进去,微凉的手和温热的肌肤相贴,激起她的鸡皮疙瘩。
    他把手伸到红肿的地方感受了一下,整块皮肤都突突的跳,然后再轻按一下。
    “嗯……”成欣然没忍住一声闷哼。
    她心砰砰直跳,被老师发现他们就完蛋了。
    陈勉想忍,但失败了,声音大起来:“为什么不去医院?能听点话吗?”
    成欣然衣领还被他扯着,不由缩缩脖子:“没时间。”
    没时间跑这儿照镜子来了?
    陈勉低头又看一眼她,白嫩嫩的肩头上明显的红肿,他又气又心疼,心想着明天一定得跟何佳阳再踢一回,全都讨回来。
    他语气硬邦邦的:“这个程度必须得去医务室冰敷,再拖着明天全肿了。”
    成欣然点头:“好,但我想自己去。”
    陈勉心里发闷,语气变得生硬:“谁爱陪你去似的。”
    他打开单间门,先一步离开了。走路带风,一点也不怕遇到老师的样子。
    ——
    重发一遍。
    12点前后还有~

章节目录

如何吃一颗过期糖(破镜重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王六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六鹅并收藏如何吃一颗过期糖(破镜重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