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
    “嗯……”成欣然的下身突然泄出一小股水液,陈勉他的肉棒淋得光亮。
    陈勉眉头紧蹙,强迫自己抽出已经硬透的肉棒,停下动作。“不行,真的不行,我不能在这里直接跟你做。”
    他不喜欢自己的第一次交代在一个不够干净,不够明亮,也不够体面的地方。
    “我知道。”她声音依旧黏黏软软的:“嗯……”她臀部无意识蹭着他的腰腹,离了他的阴茎,穴口又开始空虚。
    真是不知死活,还在勾他。但看到她这么自然地在他释放自己,陈勉心里突然疑问,是不是她也对其他男人这样过?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想法。
    他两只手固定她的腿根,问她:“还想要吗?”
    “要什么?”
    “我给你舔,舔到你高潮,想不想要?”
    成欣然心跳如擂鼓,看到陈勉在阴暗中充满欲色的双眼,有被击中的感觉。他的身体趁机挤入她腿间,眼神能穿过下体层迭的毛发看到他们隐约的性器。
    成欣然吞了下口水,简直是十足的色女。
    陈勉心一动,低头舔她耳根,缓声再问:“要不要舔,让你舒服。”
    他的语气似有魔力,成欣然的脖根被他舔得湿湿的。没做多少纠结,她屈服于自己的欲望,点点头。
    陈勉得到命令,俯下身,高挺的鼻梁浅浅地顶了顶她的穴,不知为什么低声笑了:“成欣然。”
    “嗯?”她声音糯糯的。
    “你水真多。”
    说着火热地张口,含住她整个穴。
    “嗯……啊……”
    这绝不同于手指或阴茎的触碰,陈勉的唇舌灵活又柔软,紧紧贴着她的穴肉上下舔弄。成欣然突然想起他将栗子蛋糕送入口的样子,舌尖卷起奶油,送入口中,唇边还留下些许濡湿的痕迹。
    太过于具体了。她捂住脸,试图阻止自己不间断的呻吟。
    陈勉存了坏心要将她的叫逼出来,愈发卖力地舔弄,舌头卷过她的阴唇,将她流出来的淫水都喝掉,吮换成他的口水。
    扫上她的阴蒂,将最前端的皮肉拨弄开,一下一下地舔弄。前端的包皮第一次被完全拨开,成欣然从未体验过这种痛麻又酸爽的感觉,臀部和大腿止不住地颤抖。
    “不要了……啊……”
    她推拒着陈勉的侵犯,双手胡乱地攥拳又放开,沉喘一下接着一下。
    阴蒂被舔弄的快感太强烈了,一波一波的情潮往上涌。自此每一秒的体验都是陌生而充满诱惑的。
    她知道他们在做的事情绝对与年龄不符,但她完全无法抗拒,尤其当对象是陈勉的时候。
    陈勉察觉到她的心思走板,报复地加重力道,狠狠咂吻着她的蒂头。另一只手戳入她的小穴。这一戳完全没有控制力道,但成欣然没感觉到疼,反而下身更加空虚。她的小穴不自觉地吸住陈勉的中指,紧得他出入困难。
    陈勉居然被她激起点儿胜负欲,唇齿坚定地舔吮她的阴蒂,手指配合着嘴巴的节奏开始抽插。他心里记着数,每插十下就狠狠嘬吻脆弱的蒂头,手指也在同一时间弯曲寻找她前壁的软肉。
    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成欣然俨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叫声,咿咿呀呀全部从口中溢出。
    “嗯……陈勉……”
    成欣然无意识地轻呼他的名字,小脸一片潮红,双腿大开迎接着他。
    “我在。”
    随着陈勉的一个重吸,他又加了一根手指,两根手指合并着狠捣她的肉穴。
    “啊……我不行……”
    “唔,没有不行。”陈勉含着她的阴蒂,含含糊糊说。
    突然,陈勉似乎触碰到一个点,成欣然的屁股剧烈抖动,陈勉加快了速度,专门冲着那一点施力。
    成欣然的穴道猛力收缩,挤出他的手指,连带出一大片淫水。她哭腔都出来了,颤抖着来了人生中第一个高潮。
    她的穴一下下收缩,陈勉放任自己的手指感受。光是幻想着自己肉棒在她穴里,他的物件就止不住地颤动。
    走廊里全是男女的喘息声,听都觉得面红耳赤。成欣然衣衫不整,浑身都是瘫软的。
    “舒服吗?”
    “嗯。”成欣然逐渐平复呼吸,问他:“你呢?”
    “我没事。”
    成欣然往下瞄,明显撒谎呢。她说:“礼尚往来吧,我也可以用这里。”她指指自己的唇。
    陈勉看她的眼睛,女孩眼神湿漉漉的,她真的很矛盾,眼神中怎么能够同时兼具乖巧和娇媚?总是能用最纯真的表情说出最浪荡的话。
    陈勉长舒口气,压下那股燥热,佯装淡定扳过她,在脸颊上啵了一口:“攒着,下次来我家用你嘴巴做。”
    成欣然听他话就脸红,一脸无辜相,好像刚刚她没说过那些虎狼之词一样。

章节目录

如何吃一颗过期糖(破镜重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王六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六鹅并收藏如何吃一颗过期糖(破镜重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