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成欣然愣了一下,脸上挂着的气势褪去些。
    “邵老师去开班主任会了,有事吗?”
    陈勉坐回到邵老师的位子上。
    成欣然走到跟前,陈勉正往系统里录入初三第一次摸底考的成绩。
    侧脸被电脑屏幕映得有点失真,棱角过分凌厉。
    坐了一周同桌,她是第一次这么直接地看他。
    “要不要看看你这回成绩。”
    陈勉说着要把电脑掰过来。
    “不用。”
    她考理科那天痛经痛得厉害,大题的公式都写反了。她也不想在他面前提成绩,纯属给自己找不痛快。
    “反正周一就知道了。”她说。
    “嗯,至少能好好过个周末。”言下之意不言自明。
    好好过你个头。成欣然心里默默翻个白眼。
    表情都挂在脸上,陈勉看出来她想法。
    挺有意思的,不过他懒得揭穿。
    “所以你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跟邵老师说。”
    陈勉已经回过头,重新开始敲键盘。
    “我想让邵老师给我换个座位。”
    陈勉手顿住,抬起头,第一次对上成欣然的双眼。
    在陈勉的印象里,成欣然话很少,问一句答一句。
    谢谢,不客气,应该的,跟siri差不多。
    陈勉耐心问:“有什么问题吗?我是指我。”
    成欣然忍了忍,没忍住:“别班很多女生找你,打扰我学习。”
    陈勉转过头去看电脑屏幕,成欣然这回排30,他们班一共40个人,他少考一门都比这个分高。
    他没出声,显然并不觉得考30名是通过学习换来的。
    成欣然也知道他什么意思,她咬咬嘴唇,脸有点涨红。
    “总之我想换座位,总有人让我给你递东西,我不喜欢。”
    “嗯?”这话陈勉听着有点歧义。“不喜欢别人给我递东西?那你也?……”
    这么自恋吗?
    成欣然没忍住,真的翻出白眼。
    成欣然被气到了,语气也硬起来:“我没有。她们愿意给你,那她们的事。你转告给邵老师,我要换座位。还有,”成欣然眼睛盯着陈勉的,神情里带着对他的否定,“我不是给你跑腿的。”
    成欣然离开前偷偷扫了眼电脑屏幕。
    妈呀,成绩太差了。
    她心里小小哀嚎了一下,这个周末确实过不好了。
    陈勉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手指挠挠下巴,又转回头开始录成绩。看来要收回对她的印象了,这姑娘话可一点都不少。
    ——
    成欣然家离学校有段距离,坐公交需要半小时。下了公交,她慢悠悠地走入一条巷子里。
    南门这条巷子似乎在高速发展的征途中被抛下了。
    小小的缝隙里藏着柴米油盐,蔬菜瓜果,藏着被城管视为眼中钉的小吃摊,藏着并不那么名正言顺地各式小店,藏着市井里百样人的生活。
    成欣然回到这儿,状态突然松弛下来了。
    她终于不再紧绷,她属于这里。
    七拐八拐,成欣然进入了巷子深处的古法按摩店里。
    成欣然进了店,先仔仔细细的洗手。
    哗啦啦的珠串门帘声响起,里屋出来两个人,赵新萍最后一个钟结束了,她出来送客人。
    客人是个年逾七十的老头,腿脚不便,赵新萍搀扶着他,一边给成欣然使个眼色。
    成欣然赶紧从展柜里拿出药包,放塑料袋塞到老头手里。
    赵新萍说:“艾草泡脚,菊花和党参泡水喝。这里面都分开了,您老用的时候拿出来瞧仔细了,可别把泡脚的给喝喽。”
    “这话说的,我是那眼瞎的人吗?”老头生气。
    “下周这个时候您再来,我给您把后背给捏好,到时候就不疼了。”
    “得嘞!”
    成欣然跟着赵新萍走到门口,母女二人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
    赵新萍回了屋,立刻摊在按摩床上,活动手指和肩膀。她给人按摩了半辈子,肩颈痛症最重的反而是她自己。
    赵新萍有气无力:“晚上简单吃点,我中午买了拌菜。”
    成欣然转身往厨房走,“好,那我去煮个面。”
    “拌菜分分,添点肉给隔壁冯叔送过去点,他们家儿子今天回来。”
    赵新萍转转脖子和肩膀,关节处咔咔直响。
    成欣然心里悄悄雀跃,去了厨房。
    她家厨房是个建在外头的塑料棚,不保暖也不通风,冬冷夏热。
    做饭的煤气管从后面的老居民楼接过来,都是老房子老楼,一水儿的违章建筑,消防是个大问题。盘根错节的,分不清谁是谁。
    做饭她会,赵新萍忙的时候,她就下厨。好吃的做不来,但煮碗面还是没问题。
    成欣然把拌菜打开,特意多拨了点卤牛腱子进去,又打了几勺辣椒油,一下子就香气四溢。冯异喜欢吃这些。
    成欣然家隔壁是一家摩托车维修店。
    都是外地来北京谋生的同类,在这里扎根,在暗处顽强的生长。
    成欣然和零件店老板家的儿子冯异年龄相仿,算是一起长大。
    冯异今年上高二,考上另一个非常不错的市重点,文理分班以后进了理科重点班。现在住校,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在所有学生都疯狂内卷补课的时候,成欣然还是没上任何课外班。她妈妈没钱,也没精力哺育她这些。
    赵新萍觉得中学孩子的题有什么难的呢?不就是书本上那些东西。
    她的论调是高考百分之八十都是死记硬背,跟智商没关系,就看努不努力。言下之意成欣然考不好,就是不努力,跟上不上课后班没关系。
    再后来,赵新萍偶尔会把视频广告上面九块九的试听课推给她,也不管合不合适,就让她听,以为这样就能解决问题。
    成欣然只能自己管自己。
    所以她每次都在冯异回来之前,把自己要问的问题准备好,找机会去问冯异。
    在她的想法里,他什么都知道。

章节目录

如何吃一颗过期糖(破镜重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御宅屋只为原作者王六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六鹅并收藏如何吃一颗过期糖(破镜重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