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林小婉的父母,李阳虽然没见过,但是也挺林小婉说过很多次。
    说实话,他不喜欢林小婉的父母。
    按说在东北这种工业化很早,而且从建国之后就已经处于大国企模式下的地区,普遍的东北家庭并没有什么重男轻女的观念。
    因为在重工业模式下,妇女和男性是一样的劳动力。
    但是通过林小婉的讲述,她的爸妈却是那种为数不多的重男轻女的父母。
    令李阳印象最深的事情,就是林小婉的学业。这丫头的高考成绩很好,却在他父母以“女孩子上那么好的大学有什么用”为由,直接安排到了师专。
    而这么做的目的,仅仅是想要林小婉早一些工作,为家庭带来额外的一份收入。
    不光是这样,在某次和林小婉温存之后,林小婉还跟李阳说过她父母想要收养个男孩的事情。
    这就让李阳觉得林小婉是个奇葩——有这样的父母,竟然没长歪,也算是个奇迹。
    要知道,当下国内正规的福利机构是不多的。所谓的领养,其实就是从人贩子的手里买孩子。
    李阳无法理解,林小婉这么漂亮优秀的女孩,怎么就不能够得到她父母的认可。反而心心念念的,宁可收养一个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男孩,也要达成家里“后继有人”的虚妄观念。
    就……很让人捉摸不透。
    “他们什么时候来?”
    注意到林小婉吞吞吐吐,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李阳淡淡问到。
    注意到李阳面色略沉,林小婉一双大眼睛里瞬间蒙上了一层雾气。
    “可能,也就是这几天吧。李阳……我其实不想让他们过来,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之前想着的,等我去了沪海上学之后,他们就再也干涉不了我了。可是他们把我的照片和学校地址给了那个相亲对象,现在他每周都给我写信,我……有点害怕……我怕他去沪海找我,我……”
    这个事儿,李阳是不知道的。
    他还以为林小婉终于如愿以偿,通过成人高考考入了理想的学校,在沪海那面过着很愉快的校园生活。
    没成想,这丫头竟然瞒着自己,根本没告诉她的实际情况。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李阳眯起了眼睛,面色不善的问到。
    “有两个多月了。”
    林小婉不敢和李阳对视,低下头去弱弱的说到。
    “所以,如果不是你父母逼你逼的这么紧,你抗不过去。你根本不打算把这些事情告诉我?”
    李阳是真的生气了。
    他是有一些大男子主义的,在他的观念里,女人是需要保护的。他不怕林小婉跟他说任何的难事,只是他无法接受林小婉有难事了不告诉他。
    这让他有一种很深的挫败感——自己的女人,不信任自己。
    “你听我解释,李阳。”
    感受到李阳动了怒,林小婉紧张的扯住了他的衬衫袖子,急道:“那个时候你给我打电话说你在港城,要去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害怕因为我耽误了你的事情……”
    “你脑子进水了么!”
    林小婉不说还好,这么解释李阳更气了。
    “我不论做什么事情,为的都是让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过得更好。我炼金是这样,炒股是这样,开公司是这样,去港城也同样是这样。如果为了赚钱,让我在意的人受到伤害,那我要钱做什么?还耽误我的事情,我看你是上学上傻了,或者是琼瑶的酸小说看多了!有什么事情不能直接说?我就是再忙,还能连管你的时间都没有?!”
    面对李阳的呵斥,林小婉瘪起了嘴。
    气急之下,李阳的声音大了些,这直接将正在隔壁屋里做饭的祖美兰和李奉献给招了出来。
    “大阳,这是咋了?”
    看着负手而立,满脸怒容的李阳,李奉献眨了眨眼睛,讷讷问到。
    一旁的祖美兰也飞快的撇了眼不停抹着眼泪的林小婉,插科打诨道:“啧!大阳,你这什么狗脾气啊,刚才还好好的,这怎么谈着谈着就谈崩了呢?人家小婉大老远的回来,你这才见到没几分钟呢就凶人家?怎么着,去港城一趟回来,肉没长多少,脾气倒是大了?”
    “哎呀嫂子,不是那么回事儿!”
    面对祖美兰的阴阳怪气,李阳跺了跺脚,道。
    “行了!有什么事儿好好说,回头说。饭菜好了,赶紧过来吃饭。小婉,别跟他一样的。一会儿等吃完了饭,嫂子帮你收拾他!臭小子,跟女人凶,反了天了还!”
    “就是!”
    祖美兰的屁股后面,光着上身露出两片精排的李小阳也愤愤的附和道。
    看着不停啜泣的林老师,李小阳的心在滴血。
    那是自己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的林老师啊!就算这个女人用教鞭打自己屁股,罚自己抄写作业几十遍,甚至家访向李奉献和祖美兰告状的时候,自己都舍不得跟她生气。
    就是这样一个被自己用心呵护的女人,成了这个大魔头的女朋友后,受了这样的委屈?
    李小阳好恨。
    他恨自己太弱小了。
    要不然非得把栅栏另一侧那个弄哭了林老师的家伙按在地上摩擦。
    面对一家人的集体声讨,李阳无奈了。
    “行了,别哭了。你哭能解决什么问题,我又不是说不管你了,我只是生气你瞒着我而已。”
    耐着性子,他拍了拍林小婉的肩膀。
    “我就是觉得自己麻烦嘛!在家里是个累赘,被人嫌弃。在这里又要给你添麻烦……”
    随着林小婉的哭诉,祖美兰也大致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和李阳不一样,对于林小婉的家庭情况,她此前没怎么了解过。现在听到林小婉的家庭情况,一根肠子的祖美兰可上头了。
    “不是我说你啊小婉,这事儿不怪大阳跟你发脾气。你这爹妈,也真是够贱……够可以的了!天下哪有这样的父母?行了,小婉,你别哭了。他们不是要来吗?那就让他们来!你家里不待见你,从此以后这就是你娘家了!一切嫂子给你做主,我还就不信了。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的,他们来了又能怎么样,还能上演个封建时代强嫁女儿的戏码不成?”
    愤愤的说完,祖美兰越过栅栏,拉起了泪眼婆娑的林小婉。
    看着为了自己的事情,而同仇敌忾的李奉献一家,林小婉心中一暖。
    自己的那个家庭,从小到大给她的温暖,真的都没有祖美兰一家给到她的多。
    这种对比,让她更难受了。
    看着祖美兰拉着林小婉进了屋,李阳暗暗的叹了口气。
    原生家庭要是不好,还真的是个挺操蛋的事情。
    正在他想着,该怎么去应对即将造访的林小婉父母之时,他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起了。
    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他眉头一扬。
    打电话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剑林。
    自己去港城之后,拿下来明德地产的王剑林已经筹备起了龙江省分公司。按照时间来算,现在分公司应该已经搞定了。
    果不其然,将电话接起来,李阳就听到了那面王剑林爽朗的笑声。
    “大阳啊,你从港城回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
    “你怎么知道我从港城回来了?”
    李阳眉头一皱,心说这次回来也没跟谁说啊。
    “我怎么知道,我就在绥城呢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在你公司这边,找于总谈股份交割的事儿。你这边接待的小伙子说你今天回来,于总去接你了。”
    哦?
    “那你过来职工大院这里,一起吃个饭啊?”
    “可以啊,不光是我,我儿子也放假了,这几天一直在冰城来着。今天听说我要来办事,他也跟着一起过来溜达了。”
    “爸,你跟谁通电话呢?”
    “你李阳叔叔。”
    啊哈?
    听到电话那头,一个还很稚嫩的声音,李阳露出了颇为恶趣味的笑容。
    老王,带着自己那个还未相认的干儿子到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骄阳似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显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显昱并收藏重生之骄阳似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