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平辉下来听到他们的话,看了钟婉绣一眼。
    老夫老妻了,即便是他什么也没说,钟婉绣也懂。
    抽了空就问他,“你觉得温翡不好?”
    “不是不好,靖霆现在没那心思。”
    “整天板着个脸,这心情不好,身体怎么能好?!”钟婉绣很担心,“就是因为他没心思才希望他多注意一下,相处久了慢慢就好了。这两年多亏了温翡。”
    “嗯。”傅平辉不否认,但还是提醒,“你别太激进,还是循序渐进的好。”
    “我知道,我就是想多给他们制造点机会,不要只是看病看病,也一起吃吃喝喝玩玩,就容易有感情。”
    傅平辉看她一眼,想说那么久天天一起关心锻炼的都没让靖霆有别的心思,这会儿吃吃喝喝就有了?
    可是看钟婉绣兴致勃勃,一扫以前的心痛阴霾,傅平辉就不忍打击她了。
    傅司晨这边暴跳如雷,她跑的气喘吁吁一时没注意跟进门的人撞一起。
    “卧槽!”郁时南没躲过去,被她一脚踩上,疼的差点将人橛出去。
    “南哥?”傅司晨惊喜交加,“你怎么来了?”
    “脚!”郁时南手里抱着个泡沫箱子,顾不得旁的,提醒她抬起尊脚。
    傅司晨啊一声赶紧收回来。
    “下海捞的海鲜给叔叔阿姨送一箱过来。”郁时南说着就往别墅里走。
    傅司晨扔了手里的扫帚就跟过去了,谁还管那个小鬼。
    傅墨森郁闷的,得,没得玩了。
    “你刚回来?”
    “嗯。”
    郁时南进门,钟婉绣高兴的,“时南。”看他手里抱的箱子,赶紧让阿姨接过去,笑着,“我们家这厨房可是省了。”
    “嗨,别的不说,阿姨你家这厨房我还是供的起来。”郁时南笑着,“今天有点忙,应该早点,今晚上你们就能吃上了。”
    “没事,明天也一样。”钟婉绣说着。
    郁时南跟傅平辉和傅聘修夫妇打了招呼,没说几句话,他看一眼傅靖霆,两个人就走出去了。
    互相点了烟,站在门口,郁时南看他一眼,“行了,别拉着一张脸,我那酒店,很好。没受影响,现在可是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
    郁时南笑。
    傅靖霆狠吸了一口烟,拳头往郁时南肩膀上捣了下,一切尽在不言中。
    傅司晨躲后面,眼眶有点酸。
    二哥出事,其实就资产上来说,真的脱不那么干净,二哥已经很努力想一个人担起来,但是不可能的。
    他当时投到郁时南那里的钱,完全是为了帮忙,后来银湾酒店做起来,郁时南干脆给他转了股份,有钱大家一起赚。毕竟雪中送炭的少。
    可这傅靖霆一出事,不可避免的受到牵连,郁家早几年出过大问题,郁时南要自己有钱何必让傅靖霆投资。
    反正那一阵可谓是兵荒马乱。
    二哥心里不可能不难受,他的亲人,朋友都在这一遭中受到牵连。
    二哥和妖精姐姐之间的事傅司晨不想评价,对和错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的清的。
    她心疼二哥,也心疼南哥,银湾酒店差点就易主了。
    可她也心疼妖精姐姐。
    从她展位上离开,傅司晨想起来还没要许倾城的联系方式,跑回去的时候恰好看到她从洗手间出来,眼都是红的,明显就是哭过。
    傅司晨也没戳穿,存了号码后,忍不住还是解释,“二哥治疗期间,温姐姐一直照顾他,我妈妈对她比较有好感。”
    一根烟的功夫,郁时南准备走,回头就看到傅司晨眼眶红红站那里,他往里走经过她身边时“邦”一声弹她额头,“听墙角啊?什么表情!”
    迎头吃这么一下,什么酸楚,全没了!
    “又弹我脑袋!跟你说了很疼的!”傅司晨气的跳起来,上手就要去弹回来,不还回来心里不爽。
    可两个人的身高差,他往后一撤身体,司晨就够不到了。
    蹦起来的身体收不住,直接扑到郁时南身上,怕她跌倒,男人手臂忙搂住她,然后额头就被她弹了一下。
    都是看着司晨长大的,郁时南没想法,傅靖霆也没想法,打打闹闹的都太习惯了,经过他们身边时连眼神都不带多一眼,站门口喊一声,“爸妈,时南要回去了。”
    傅司晨得手,得意洋洋,冲着郁时南挑眉,趴在他怀里一点自觉都没有。
    二十岁的大姑娘了,漂亮的还像是洋娃娃,可到底不是洋娃娃了,柔软的身体凹凸有致往他硬邦邦的身上一贴,触感格外清晰。
    郁时南掩饰性的咳一声,伸手撑在她肩膀上让她站好,扬了声说,“我走了叔叔阿姨。”
    钟婉绣跟出来送,笑着问他,“时南,今年能听到你的好消息吗?”
    郁时南笑笑,“大概率。”
    “那阿姨可提前给你预备红包了。”
    “什么大概率?什么红包?”傅司晨听的满头雾水,“南哥你又相中谁了?”
    钟婉绣伸手拉她,“小孩子家家的,哪儿哪儿都有你的事呢。要顺利,你时南哥哥说不准今年就能订婚了。”
    订婚?!
    傅司晨还没消化完这信息,那边郁时南已经开车走了。
    “之前怎么没有听说呢,这说订婚就订婚啊?”傅司晨拉住钟婉绣的手,“妈,是谁啊?”
    “林家的小女儿,林远晴。”
    “她?”傅司晨脸都冷下来,“她不是出国了吗?不是跟那谁谁谁爱的死去活来,怎么又要跟南哥一起?”
    傅司晨要气死了,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郁时南这是多缺女人啊,转来转去就转不出姓林的手掌心是吧!
    “男女之间的事你懂什么。”
    “我不懂,我什么都不懂!”傅司晨气哼哼的看一眼钟婉绣,“那你怎么不让二哥和倾城姐姐再续前缘?”
    一句话出来,现场安静了几秒钟。
    “你个死孩子!”钟婉绣伸手就去敲她。
    傅司晨才不给敲,撅着嘴巴窜回了房间。
    话题中的当事人当没听到,起身说他也先走了。
    钟婉绣喊住他,“你这天天还住在酒店里?”
    “方便。”
    “这是景山壹号的备用钥匙,放你那里吧。你里面的东西都没给你动,那房子你要不要把东西收拾好了处理了也行。”钟婉绣摆明了不准备给他再操心这个。
    傅靖霆也没说话,接了钥匙过来就离开了。
    展会三天时间,给大家摆展位的时间只有一天,明后天会场变成培训和拍卖室。
    所以他们必须连夜撤展。
    谢寅不在,许倾城就代替他宴请大家,吃饱喝足离场时已经快十点了。
    许倾城没喝酒,她开车。
    车上坐了娄雪和一个小帅哥,刚毕业的实习生,初出茅庐不懂行情,被灌了几杯酒,喝的有点多了,说话都大舌头。
    半路上要吐,许倾城只好将车停在路边,小帅哥抱着树吐的哗哗的。
    许倾城让娄雪去买瓶水,她去车上拿了手纸给他,忍不住训斥,“难受一次就知道深浅了,不能喝不要硬撑。要真跟你这个喝法,别人劝你就喝,都要去医院了。”
    他醉了但不至于神志不清,被骂的嘿嘿笑,知道是关心他呢,两根手指举起来,“遵命!”
    许倾城看他酒憨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下,伸手扶住他,“还想吐吗?”
    “不了。”
    小帅哥站不太稳,身体重量就往许倾城身上压,她手臂绕过去抱住他,很费劲才将人顶住。
    干脆扶着他坐在路牙石上,她自己也坐过去,两人并排坐着,男孩就把头靠在许倾城肩膀上。
    鉴于他醉酒了也不好跟他计较,跟青尧差不多的年纪。
    许倾城笑一下,坐在路边等娄雪过来,一起将人弄到车上去。
    也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也或者说是第六感也好,许倾城抬眸看过去,就见到前面路口,车辆排了一溜,车窗降下来了,男人手臂压在车窗上,脸正往她这边看。
    视线凉薄。
    许倾城猛地就站起来,她身边的人失去依靠直往地上扑,许倾城手忙脚乱将人扶起来。
    再抬头时车辆已经随车流消失了。
    娄雪抱着矿泉水跑过来,许倾城让她照顾着,她跑到路边看过去,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倾城姐,你找什么呢?”
    “没有,看到一个熟人。”许倾城跟娄雪一起将人弄到车上。
    手机响起来,许倾城一看号码,立马接起来,“喂。”
    “到景山壹号。”男人的声音冷淡,却带着不送拒绝的霸道,“给你十五分钟。”
    “你回来接我。”许倾城咬牙。
    那边却突然挂了电话。
    许倾城恨恨的咬牙,她看向娄雪,“会开车吗?”
    “会开。”
    “那你把他送回去吧。这是车钥匙,我明天去找你开车。我现在有急事。”许倾城解释。
    “那我先送你啊。”
    “不用。”
    许倾城在路边摆手打出租车,报了景山壹号的位置。
    她坐在后排座位上想,凭什么他让她去她就要去啊?!
    很气。
    可是又忍不住。
    想到白天见到钟女士和温翡,许倾城其实特别想问一句,他们是什么关系。
    只是家庭医生,至于让钟女士那么那么看重吗?
    人到了景山壹号,别墅里都是黑的。一点灯光都没有。
    外面的景观灯也没有亮,这里依然一副无人踏足的模样。
    许倾城四处里看了看,也不确定里面有人。
    门口黑色铁栅栏上没有了她挂的风铃,手一推门就开了。
    许倾城走进去,她不是第一次进这个地方,可是再来依然压抑不住心跳。
    她哪怕第一次来景山壹号时都未曾这样心脏狂跳。
    手掌放在门板上推了下,没推开,许倾城垂眸将指纹按上去。
    锁自动打开,伴随着语音提示,门锁上微亮的光芒还不及眼底,人就整个被拖了进去。
    【作者有话说】
    我想加一条司晨的感情线,因为不复杂,所以想加在文里写了……

章节目录

傅太太请把握好尺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暮色云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色云遮并收藏傅太太请把握好尺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