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
    车门锁打开。
    但清水梨衣依旧靠在后排,并没有要下去的意思。
    楚飞扬立刻自告奋勇道:“部长,清水大人,这些家伙就交给在下吧!”
    苏小小也跃跃一试道:“我的锤子已经饥渴难耐了呢。”
    暮千雪立刻对两人下了命令:“你们不能下去。”
    这两人一人觉醒的是刀,一人觉醒的是锤子,都是杀人的武器,动起手来又没个分寸。
    两人顿时怏怏。
    “我下去吧。”
    暮千雪准备打开车门。
    后排的清水梨衣突然开口道:“我,穿鞋。”
    脸上的墨镜,对准了前面的洛飞。
    暮千雪看了她一眼,知晓她可能想要发泄之前的怒火,只得道:“自己穿吧。”
    清水梨衣长腿一伸,直接架在了洛飞后面的座位上,脚对准了他的脑袋,冷冷地道:“他穿。”
    “砰!砰!砰!”
    外面突然传来了猛烈的拍门声。
    那十余名手持武器的男子,嘴里大声怒喝着,凶恶地挥动着手中的武器,让他们下去。
    由于玻璃贴膜的缘故,里面可以看到外面,而外面则看不到里面。
    洛飞面无表情地起身,走到后排,从地上拿起皮鞋,穿在了她的脚上,并系好了鞋带。
    然后道:“两清了。”
    欠下的债已经还了,这是他最后一次认怂。
    清水梨衣戴着墨镜,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直接推开旁边的车门,走了下去。
    那十余名正在大声叫骂的男子,突然安静下来。
    高挑性感的身材,黑亮紧身的皮衣,及腰的长发,即便戴着墨镜,也能看出那是一张娇美迷人的脸蛋儿。
    本只想劫个财,没想到竟然下来了个这么极品诱人的绝色美人儿。
    “草,太他么正点了!”
    “大哥,劫财还是劫色?还是全他么劫了?”
    “劫……劫……劫你麻痹!盗亦有道!咱……咱们是劫……劫……劫财的,怎么能干……干那种事?”
    这时,前排的车窗打开,暮千雪露出了脸道:“快跑吧。”
    那名身材魁梧的老大看到暮千雪时,顿时一愣,又看到了她后排的洛飞,顿时双眼一亮:“草!还……还有男的!劫……劫……劫色!给……给我……”
    “唰!”
    一条黑影突然从越野车的另一边蹿出,犹如一条毒蛇,“嗖”地一声缠绕在了他的脖子上,不待他话说完,直接把他扯飞了起来,在半空中转了几圈后,“咻”地一声飞到了十余米外的一棵大树上,挂在了上面,生死不知。
    “啪!啪!啪!”
    黑影舞动,鞭声清脆,四周手持武器的男子一个个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皆被抽飞了出去,甚至能够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人影纷飞,惨叫不绝。
    那手持长鞭的身影站在那里,脚下纹丝不动,只有手中长鞭在黑夜中到处飞舞,仿佛数不尽的触手,遍体纷飞,伸缩自如,笼罩了方圆数十米的位置。
    转眼间,那十余名拦路劫财劫色的男子,皆飞的不知影踪,只能听到凄厉的惨叫声从四周的黑暗中此起彼伏地传来。
    有的挂在树上,有的倒在沟里,有的趴在满是尖刺的灌丛上,有的飞到了二十米外的泥坑里,几乎全部都断了骨头。
    那名老大挂在十余米外那棵高高的大树上,刚从昏迷中醒转,又被吓的晕死过去。
    “嗖!”
    长鞭飞出,卷住了越野车前那棵拦路的大树,鞭身一扬,大树飞起,落在了旁边的林中。
    “啪!啪!啪!”
    清水梨衣并未上车,又对着旁边的树林挥舞了三鞭,三颗碗口粗的大树皆“咔嚓”一声,被抽断了树干,倒了下去。
    这要是全力抽在人的身上,估计身体能直接被抽成两半。
    “梨衣学姐觉醒的是鞭。”
    暮千雪对洛飞解释道,犹豫了一下,又低声道:“别招惹她。”
    洛飞一脸平静地道:“班长放心,我跟她已经两清了。”
    旁边的苏小小探着脑袋小声道:“洛学长,小心哦。梨衣学姐的鞭法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可以变长变短变大变小,令人防不胜防呢。”
    暮千雪见他一脸疑惑,解释道:“觉醒技都有等级,一般都是从初窥门径,到随心所欲,再到无坚不摧,接着是出神入化,最后是大成。每个等级都有初级,中级,高级之分。梨衣学姐的鞭法,是随心所欲初级,鞭子可以随身携带或隐藏,很厉害。”
    洛飞看着她道:“班长的箭法呢?”
    “初窥门径高级。”
    暮千雪答道,然后又道:“你虽然没有觉醒,但你的箭法已经达到初窥门径中级了。”
    旁边的楚飞扬叹了一口气道:“我的刀法已经困在初窥门径中级两年了。”
    苏小小冷哼道:“渣男的时间都用在骗女生身上了,能升级才怪了。”
    楚飞扬很不爽道:“小小学妹也才初窥门径中级,有资格说我吗?”
    “我比你小三岁呢!”
    苏小小一脸自豪地道。
    楚飞扬被噎住,懒得再理她。
    这时,清水梨衣上了车,手中那条刚刚大发神威的鞭子已经不知去向。
    洛飞瞅了一眼她的腰间,也没有看到,心头暗暗期待起来。
    如果他以后觉醒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武器,如果是弓箭的话,那么大一张弓,到了随心所欲境界,应该也可以隐藏在身上吧,那样的话就太酷了。
    可是,他会觉醒吗?
    心里很期待,但同时又有些忐忑。
    如果觉醒了,他希望不是弓箭,而是其他武器,那样的话,他就可以有两种技能了。
    “哐!”
    车门关上。
    清水梨衣又躺在了那里,脸上的墨镜自始至终都没有取下来,修长笔直的两腿翘起,放在了后排的座位上,诱人的红唇里再次吐出了两个字:“脱鞋。”
    没人理她。
    但洛飞感觉所有的人目光都看着自己。
    虽然脸已经丢完了,尊严已经被践踏进了地底,但他觉得自己已经做的够多了。
    债已经还完了。
    “我说了,我们两清了。”
    洛飞面无表情地道。
    清水梨衣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条小皮鞭,只有一尺来长,像是蛇一般在手中晃动着,仿佛正在“嘶嘶”地吐着蛇信。
    洛飞短暂地思考了一下。
    “我要是说我喜欢被小皮鞭抽,喜欢被蜡烛滴,越抽越兴奋,越滴越活泼,不知道会怎么样?”
    他看了一眼外面树干被抽烂倒在地上的大树,又看了一眼十余米外那棵大树上挂着的人。
    然后果断起身,走到后排,帮她脱下了鞋子。
    “虽然两清了,但学姐的脚,我还是喜欢摸,喜欢闻。”
    他一脸平静地道。

章节目录

有人说你坏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夜落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落杀并收藏有人说你坏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