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快走!”白凤三人急急忙忙从包间里出来,真倒霉,饭菜都还没有端上来呢啊!

    无极门如今的命令是不允许弟子和破军山的任何人起冲突,因此撞到破军山的势力闹事还是走为上策。

    枪圣的目光一闪,白凤正在向童虎的包间里说话,忽然感到一道真气袭来,紧急武装玄甲,推出一道罡风一挡。护体罡气却被一道骤然凝聚的真气刺穿,身形退让中玄甲头盔一晃,已经被击中了。

    枪圣微微一笑,这就是虎式玄甲?确实很坚固。

    “搞什么?”斗鸡狂熊一起武装玄甲,但是还没来得及摆出架势,枪圣随便手往前一挥,数道凌厉的真气凝成风矢,便穿过走廊隔着十几丈的距离将三个人一起刺倒。护体罡气洞穿,若不是玄甲坚固,一瞬间就要没命了。

    曹真真和一群侍女贴墙站着,风矢凝结成大枪的形状,一瞬间从她们面前刺过,爆闪数百次,她们却毫发无伤,但是都吓得面无血色。

    曹真真忽然站出来挡在走廊中央:“住手!太常馆和将军无仇无怨,为什么要这么做?”

    枪圣道:“损失算我账上。今天我来这里,是为了一睹无极门女武神龙瑛的风采。唐突之处,还请见谅。”

    曹真真说:“那你到无极门去啊!”

    枪圣道:“是她约我来的。”

    曹真真顿时泪流满面,这不是摆明了要拿太常馆当战场么?

    忽然一只碟子丢出来,童虎的声音喊道:“让那个王八蛋赶紧进来!”伴随着大波美女小绵羊一样的颤抖声,“老公,你不要生气嘛!别生气!消消气!”

    枪圣原本期待的神情顿时僵硬在脸上,手掌一挥,包间的墙壁轰然破碎成齑粉,就像被一只巨大的铁爪一把抓开。露出包间里的人来。

    侍女们尖叫着被墙壁的碎屑打得灰头土脸,曹真真一声大叫:“你今天死定了!”

    枪圣冷冷望向房间里,顿时眼睛像是被磁石吸住一样动弹不得。一群神枪卫的士兵个个眼睛仿佛要瞎了一般。

    只见一张巨大的桌子的一侧,碗碟堆成了小山,后面仿佛有什么生物在不停进食。另一侧,一个长发十分坚硬犹如狂草的少年在用恶狠狠的眼神瞅着这边,而不停拍案吼叫的是一个面相凶恶的年轻魁梧男子,一位波涛汹涌的绝色长腿美人正抱着他的手臂苦苦哀求。

    “老公你相信我,我和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那为什么一个小纸条他就跑来了?”童虎拍案咆哮,“我才出去几天。这让我怎么相信啊!说你是不是对他笑过?有没有眉来眼去?”

    大波美女哀求:“我没有!我发誓……”

    枪圣的目光凝聚在大波美女的一头紫色长发上,瞳孔收缩了。

    童虎已经将一只碟子丢了过来:“看你老母啊!我老婆是你能看的吗?”

    枪圣的双眼爆出寒光——碟子碎裂,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菜汤扬过来,洒得他浑身都是菜汤。四周的士兵都惊呆了,枪圣在东帝武国号称神武圣将军,真气无坚不摧,很少见到他使用兵刃,只是举手投足甚至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一般高手玄甲碎裂倒地身亡。现在居然被砸了一身菜汤?

    枪圣一抖衣服,真气瞬间将菜汤冲掉,又变得干干净净。失误啊!一定是刚才因为心神震惊而疏忽了!这事情任谁也会恍惚啊!瞅着童虎身边半跪着揪着他胳膊的短裙美女,无论如何也难以相信。那头紫发。那张原本应该是冷傲无双的面孔,不可能,不可能!

    几个亲卫队长已经武装玄甲,罡气激射。撞得墙壁轰鸣,暴怒中冲了过去:“大胆刁民!”

    那个大波美女原本揪着裙子下摆以免走光的手向外一扬,一道紫气山崩海啸一般当头撞过来。几个亲卫队长浩大的声势瞬间淹没在霸气之中,恍如蝼蚁一般在拼命挣扎。手指轻轻一弹,几个人倒飞出去,连续撞倒十几个人,和碎桌椅一起散了一地。

    大波美女晃着童虎的手臂,用特别甜特别软的声音央求着:“你不要生气了嘛。我真的跟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曹真真和一干侍女以及在场的人都休克了,这个女人是女武神龙瑛?怪不得有一点儿眼熟,但是这不可能吧?这绝不可能吧?

    枪圣的口中爆出一声惊雷一般的咆哮,凌厉的真气瞬间化作千万无坚不摧的枪气将面前的一切爆裂成齑粉,轰击向童虎。

    龙瑛侧首,面色一寒,身上散发出凛然霸气怒涛般与枪气对撞,将凌厉无比的千万枪气消弭于无形。

    童虎怒道:“他他他他居然还敢动手!”

    龙瑛冷冷道:“不管你是谁,你打我老公,我都不会原谅你的!念在你是无极门的客人,我给你一次机会。我跟你说清楚,我是有老公的,以后请你放尊重,眼睛不要往我身上瞟。你走吧!”

    “我还没说他可以走!”童虎暴跳如雷,拍着桌子,一指溜到旁边的白凤、斗鸡和狂熊三人,“他们挨打你当没看见,你怎么当嫂子的?”

    白凤三人慌忙一起摆手:“我们没事!”

    龙瑛低声下气委屈道:“我错了。但是天尊他老人家的意思是和为贵,我也是为你着想……”

    枪圣仰天爆发出哈哈大笑,声音将房顶冲得片片破碎。

    童虎皱眉:“你看,他还笑了。”

    “想不到我所仰慕的昆仑天龙瑛光华夺目的背后,过的居然是这样的生活。”枪圣冷冷道,“对一个无赖一样的丈夫卑躬屈膝,真是让我看不下去。”

    龙瑛变脸道:“请你收回侮辱我丈夫的话。”

    “无赖。”枪圣冷笑,“不服的话自己来打我啊?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男人!”

    童虎浑身发颤:“你你你你你……”

    枪圣沉声道:“在我眼中,你只是一只可悲的蝼蚁,躲在女人的背后蹦跶的蚂蚱。你敢不敢站到我的面前,向我发泄你的不满?我看你老婆了,我就是看你老婆了!呵呵呵,你能怎么样?”

    童虎豁然起身,在一片寂静中走到枪圣面前。

    “我来了。”

    枪圣十分意外,咦,居然面对我的护体罡气面不改色?什么情况?但是也不能真的把龙瑛的老公给碎了吧?俺是天策的人,在大局上还是得主和的啊。

    枪圣尴尬地笑着:“我看你老婆了,你能怎么样?”

    啪的一声。童虎一个耳光抽在枪圣脸上。

    四周一片寂静。

    枪圣暴怒,老子碎了你!但是,咦,护体罡气哪里去了?

    啪的一声,童虎又是一个耳光。

    虽然不疼,但是很响亮啊。

    枪圣陷入混乱。

    龙瑛提心吊胆地在一边,但是感受不到枪圣的真气涌动。

    枪圣察觉到了,我靠,体内有异种真气侵入!我被阴了!玄甲!不能武装!立刻将体内的异种真气绞碎逐出,在怒吼声中武装玄甲。

    龙瑛一把将童虎揪回来:“小心!”

    轰的一声,太常馆中间爆开一道冲击波,墙壁柱子全都被武装玄甲产生的罡气爆成齑粉。枪圣手中出现一把大枪,咬牙切齿:“卑鄙小人!用这种微末伎俩……”

    眼前一个拳头变得斗大。

    砰的一声,枪圣头朝下撞在地上,枪脱手而出。这是——蛮力啊!

    苏苏拳头上缠着一道铁链,像个大锤一样奋力一拳,枪圣的护体罡气破碎,倒飞出去撞在小山一样的盘子堆里。

    “王八蛋!人家吃得好好的,你干什么啊!”苏苏手一挥,锁链将枪圣捆起,像流星锤一样挥舞。

    而真气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枪圣感到少女的铁链有着极为恐怖的束缚力,令他动弹不得。难道是缚仙咒?枪圣差点儿疯了,脑袋在墙壁上撞来撞去,只能生挨。

    童虎训斥着龙瑛:“你拉我干嘛啊?”

    “老公,我不是怕你受伤么!”

    “这种土鳖一样的白痴能打伤我?”童虎飞身,一个倒挂金钟的飞踢,正中枪圣的头。(未完待续。。)u

章节目录

玄天战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文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舟并收藏玄天战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