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血喷在电光宝镜上,而原本坚硬无比的护身宝盾变得似乎柔软了,呈现出灵动的蠕动和呼吸感,脱离了童虎的掌握自己飞起护体,在重雨中呈现出一个斜面,将砸落的重雨滑开。

    唐尧敬知道这是对付重雨最好的办法,因为他也是用玄兵制造这样的棍风倾斜面来护体。但是云水天罡所化的逆雨光痕没有这么容易破,因为雨圣的**比龙圣的**更加擅长控制**。

    唐尧敬准备出手,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他看到了童虎的目光,这种目光是暴怒的,根本不需要别人帮忙的意思。

    宇文广赞许道:“挨了我一击,竟然还可以站起来。看来你打败宫天,远不止是运气和狡猾,你的真实实力在韩涛之上。”瞅了一眼唐尧敬,见唐尧敬没有插手的意思,那么便是一对一公平对决了。

    宇文广狞笑:“来吧,让我看看你隐藏的实力!”

    高举三股托天叉引来一道电光,宇文广的身影随着电光化作一道龙影闯入重雨之中,搅起惊涛骇浪,在童虎四周的暴雨中卷起漩涡。倾泻的重雨化作凌乱的光痕从各个方向对着童虎激射,没有任何死角。

    除非电光宝镜可以周天防御?

    唐尧敬几乎已经可以看到电光宝镜在围绕着童虎高速旋转,将逆雨光痕挡在身外,就像他挥舞大棍护身一样,必须动起来!

    但是童虎没有动,唐尧敬的一双火眼眼睁睁瞅着童虎全身遭受逆雨光痕的全方位攻击,玄甲破裂,全身**,血箭在重雨的巨大压力下从破裂的玄甲缝隙里往四面八方喷溅。

    唐尧敬几乎以为自己的火眼神通坏掉了,这死法太惨了吧?

    等等,唐尧敬想起来了,童虎的本命神通是——控血。

    宇文广望着被血染红的一片血雨,沉声道:“这是你拒绝和我们联手的结果。”

    然而童虎的身体并没有倒下。在滂沱血雨中,竟传来了童虎的狞笑。

    宇文广大惊,一道龙影围着童虎不停以龙爪电光围攻,都被立刻飞来的电光宝镜所挡住。在龙爪触及电光宝镜的一瞬间,宇文广感到了无比厚重和畏惧的沉重感。这是霸气?

    宇文广感到意外,在过去他并非没有遇到过昆仑堂的对手,但是没有过这样的感觉,霸气浓烈如同汪洋大海,因此逆雨光痕就像是冰雹打进海里,很快失去了力量。

    宇文广变了颜色,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童虎,想不到你隐藏着如此巨大的力量。我为之前小瞧了你而道歉,但是接下来这一击,乃是我苦练了十年秘藏的绝技,原本是为了单挑唐尧敬用的。你接下这一击,在下八院你就是真正的老二!”

    唐尧敬干瞪眼,靠,我就知道你们人人都留着一两手专门是为了杀我的!

    宇文广深吸一口气,龙影围绕着童虎高速游动。天空的云团骤然压向地面,不断堆叠,笼罩在童虎周围。四周瞬间云开雾散,整个天空所有的雨水都随着云团集中到了龙雨堂的废墟,向着当中的童虎倾泻。

    唐尧敬用火眼神通看着,倒吸一口凉气。

    这雨是宇文广借势引发的雨天,并不是法力神通幻化,而是法力引发的真正的降雨。这一场雨的重量何其巨大,竟压缩到这么小的数丈空间里,还在随着宇文广的龙影穿梭缩小。云团堆叠,已经完全改变了重力核心,将童虎从地上吸起抬入空中,封在一个完全密闭的云水天罡阵中。

    望着不断穿梭的龙影,云水天罡阵中的狂潮如何猛烈简直难以想象。更可怕的是,被完全包围封入阵中的人无法呼吸,承受着万丈海渊的可怕压力,更受到漩涡的吸力无法逃走。就算是森罗堂的司空楠,在正面对决时被吸进来,也是一样无法遁地逃走的。

    整个云水天罡阵变得一片血红,宛如血海。

    里面却传来童虎的声音:“你自己要找死,怪不得我了!”

    随着童虎的声音,一道龙影瞬间从疯狂的游动绞杀中停下来,从龙形渐渐恢复了宇文广的人形,带着诡异的神情。

    一道光芒亮起,童虎的声音冷冷道:“你要看我的真正实力,根本还不够格。死去吧,逆雨光痕!”

    唐尧敬怀疑自己听错了,但是下一时刻,龙蛇双电带着电光宝镜以超过宇文广十倍、百倍的高速旋转起来,镜光一闪,一道逆雨光痕从镜中激射而出,带着一蓬血雨狂潮穿透宇文广的身体激射出来。

    宇文广的身躯竟被自己的逆雨光痕撕成碎片,元婴及时脱出,正在惊恐回头望着自己的惨状,忽听童虎道:“快滚!”

    云水天罡阵轰然爆裂,整个龙雨堂都被血雨笼罩。宇文广一声惨叫,元婴遭受重伤。一道身影及时探出双掌,掀起两道门板一样的掌影,将宇文广扣在掌心护住,随即被无处不在的血雨光痕炸得罡气爆裂,浑身是血。

    方圆数十丈都下起血雨,随即四周迅速升起血雾,收拢没入童虎的体内。

    童虎一声冷笑,电光宝镜和身上的玄甲渐渐凝固下来,回复原状,竟是一点儿伤痕也没有。

    聪明人遇到幽冥血气早跑了,在与龙雨堂的人对打的过程中其实他一直有一个劣势,是对手不知道的,那就是幽冥气遭到云水天罡的重雨洗刷,没法发挥威力暗伤对手。

    童虎不得不以大量天伤之血把电光宝镜和身上的玄甲都重新激活成未冷却的液态,否则便会因为逆雨光痕的打击而损失电光宝镜和玄甲。同时以大量幽冥血构筑一个天伤血雨的空间,来抹去重雨对自己的打击力量。虽然幽冥气无法突破云水天罡打到宇文广,但是依靠幽冥气和玄灵真气的互逆,在护体罡气的范围内营造一个令玄武道的法力失效的自保空间还是可以的。

    然后,正当童虎打算使用昊天玉露壶将这烦人的重雨收干,让宇文广变成一条脱水的泥鳅的时候,他居然自己发了一个大招,将原本大得令童虎无法穿透、捕捉的云水天罡范围缩小到了几丈大小,然后还带着童虎一头扎进天伤血雨的海洋?

    如果一缕幽冥血气可以让人真气无法运行,玄兵玄甲失效,那么一头扎进血海还在里面奋力进行**泳的结果……

    童虎乐了,但是为了不让宇文广摸到太多他的秘密,只能将其身体彻底摧毁,令其以元婴重塑肉身。

    此刻,在场的人和来收尸的上院师兄都被震惊了。

    唐尧敬摊开手掌,将伤痕累累的宇文广的元婴交给上院的人。宇文广的元婴松了口气,一脸惭愧对唐尧敬道:“唐师兄,谢谢你!”

    “不用谢。”唐尧敬道,“同修百年,同门之谊,本当如此。更何况你我乃是生死之交。”

    童虎心道,这个生死之交,是你杀我我杀你的那种交情吧?无极经天门各堂口之间可以说是同门不同窗,便是同一个堂口里也存在**裸的阶级和竞争关系。唐尧敬被这三个家伙杀了几十次,居然还能如此淡然,当真是了不起,难怪大圣天十分喜爱这个帅气的**。

    但是往往道德高尚的人都会被小人玩得团团转,并且被坏女人深深吸引。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反过来有时候也是一样,唐尧敬这种人偏偏就会被水玲珑玩弄在掌心,而且心甘情愿,无法自拔。

    童虎瞅着唐尧敬,唐尧敬也在重新打量童虎。

    某剑灵一声大叫,这种禁忌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快别看了,要长针眼!

    唐尧敬微微一笑:“童虎师弟,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实修为究竟是如何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玄天战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文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舟并收藏玄天战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