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国武斗校场,一场殊死搏斗正作为余兴节目上演。

    一年一度的朱子国斗童拍卖,期间会有连续十天的生死擂,吸引着各大门派、世家乃至朝廷的大人物前来观看。

    这种作为斗士培养的年轻奴隶被称为斗童,可以成为资质上乘的弟子,可以成为忠心善战的仆役。每一位斗童都从懂事前就开始残酷的训练,不懂得世间的狡诈,悍不畏死,眼里只有胜负,以武道为至高荣誉。

    只是这一场搏斗似乎一下子就结束了。

    四周语声嘈杂,似乎有许多人在远远围观,纷纷轻蔑地说着:“竟然一下子就被打死了,这么弱的斗童连只狗都不如,真是有辱武道光辉。把尸体拖出去喂狗吧,莫让懦夫的血玷污了校场。”

    口衔着宝剑的巨大龙兽石像威武肃穆,屹立在四角,象征着武道光辉。细雨迷离,将两丈高的照壁上“在天非天”的巨大朱红字濡湿了。近百名少年斗童精赤着上身,高高挺起胸膛,雕像般目不斜视站成一排,对于场中的厮杀惨状无动于衷。

    看台上,有人恭敬道:“想不到天尊会纡尊降贵,亲自来观看这么低级的武斗。虽然是生死擂,但是这些斗童都是残废,已经不值钱了。他们的厮杀,只是为了让他们死的尊严。”

    浑身被真气包裹,真气呈莲花状绽放,威严宛如天神的白发老人负手凌空而立,望着场中。无需开口,不可违拗的意念便笼罩了身边的人。这便是朱子国最大的门派,无极经天门的门主——无极天尊。

    无极门主沉声道:“钱对于武道一钱不值,如何可以衡量武者的优劣。”指着场中倒下的少年,“那个人,无极门买了。”

    四周的人仿佛听到最可笑的事情,无极门莫不是疯了,花钱买失败者?而且——他已经死了啊!但是说话的是无极天尊,没有人敢笑。下面的人陷入不知所措的茫然,不知道怎么才能把一具尸体卖给无极门。

    一声心跳响起。

    趴在地上血淋淋的失败者吃力地睁开眼缝,迷迷糊糊望着四周巨大的朱红字照壁和宏伟的雕塑。

    场中负责监场的曹判官走过去,拎起倒地者的衣领,要将名为童虎的失败少年拖去喂狗,手腕却忽然被一把抓住了。

    曹判官一愣,还没死?

    刚才还躺在地上跟死狗一样的少年已经老虎一样跳了起来,扭着对方的手腕,在四周人群惊讶的目光中发出一声疯狂的咆哮,高高扬起拳头对面门狂砸。

    就连那些看惯了生死斗的斗童都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目光,用眼角的余光望向场内。童虎,那个天伤残缺体质的斗童,竟在生死之间爆起了?

    “住手,我是判官……”话音被拳头砸回喉咙里,随着门牙吞落。

    “死!给我死!”随着拳头一下一下重重砸落,传来童虎的吼声。

    望着满脸鲜血骑在判官身上爆锤、又踉踉跄跄站起的少年,四周一片惊讶。有人笑道:“咦,那一个不但没有死,还厉害起来了,徒手打烂了判官的护体罡气,这十分罕见啊。”

    “不错,跟换了个人一样。打得好极了。”更有人指着被痛殴的判官笑道,“高手过招看武功修为,而这种最低级的场子,看的就是生死之间啊。”

    眼前的人已经满脸开花人事不知倒地,童虎才跌坐在地,两眼漆黑,浑身所有的血管火辣辣地疼。刚才正在打群架,回过神儿就已经七窍流血躺在坚硬的黄土地上喘着气,脑中更是一片混乱,到底是谁偷袭了老子?

    等等,这不太对啊,这是谁啊?

    一个冷漠无情的声音说:“让他接着打。”

    “但是殴打判官是大罪……”被冷冷的目光瞪了一眼,负责监场的高大力士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流星一般跃入场中,将被童虎的拳头砸得满脸开花的前判官从地上揪起,沙包一样的丢到场外的人群里。

    童虎瞪大了眼,巨人?一丈多高一个人,在眼前晃动像一座山,而且是从天而降?

    童虎擦了一把从额角流下来封住眼睛的鲜血,一拳打过去,被对方轻轻用掌心挡住一拨,一股巨大的力量让他整个人都被推着转了九十度。这巨大的身影,一字眉,童虎心底蹦出了一个常用字,曰!是姚明在打我么?

    “昏头了你!”那巨人骂着向前一指,“你的对手在那边!”

    童虎挣扎着撑起上半身,看到一片烟雨蒙蒙的院落四周站着近百人的身影,穿着各式各样的奇装异服,提示着他已经身处在一个陌生而危险的世界。天空堆满乌云,冰冷的雨水一丝一丝落在脸上,下了起来,令他睁不开眼。

    雨越下越大,却没有人打伞。雨水落不到衣衫上,在人群的头顶凝成一片清濛的水雾,落到对方的头顶一寸的地方就忽然弹开了。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场角的尸堆。

    童虎傻眼了,我穿越了?我在和人比武?生死擂?虽说哥哥我比较好斗,但是上天对我也不用这么好吧?

    一只大脚踹了他一下,面容冷漠的彪形大汉不耐烦地瞪着他说:“被打傻啦?看你的对手!”

    童虎看看对面,一个面目狰狞,脸上布满血淋淋的伤疤,露着一口白牙、状如疯狗的年轻人正烦躁地等着他站起来,大概就是他的对手“阿狗”了吧?杂草一样的头发有一尺多长,乱糟糟竖在脑后,双眼通红,散发着疯狂光芒的年轻对手。

    四周的人都鼓噪着:“阿狗,杀了他!他再不动手就直接杀了他!”

    似乎是被这鼓噪声所刺激,阿狗一声大叫,蹲身猛地一蹬,箭一般冲了过来。落在童虎眼中,这身影仿佛炮弹冲击一般,快得影子都看不见。但是丰富的打群架的经验使得他条件反射下一闪,一道真气随心涌动,在体内沿着经脉疾走传至脚下,身体竟箭一般反弹开来。

    一道雷鸣一样的声响从刚才躺着的地方传来,泥土飞溅,地面已然被阿狗一拳砸出了一个大坑!

    童虎瞅瞅这个拳头砸出来的大坑不禁目瞪口呆,而且更令他惊奇的是,危机的念头刚一涌起,周身便有真气自动涌起。

    四周传来鄙夷的嗤笑声,有人笑道:“那小子被打傻了么?”

    有人道:“这也是常发生的事。生死之间,什么奇怪的举动都有。”

    阿狗野兽一般的身影一闪,一拳已经重重打在童虎肚子上,激起一道雷电交织的网纹。童虎被打得倒飞出去,但是居然没有重伤。

    “我有护体罡气?真的是护体罡气?”童虎大喜,穿越也不赖嘛,只要不吃素。

    眼前一道拳影以压迫眼球的速度变大,阿狗已经炮弹一样狂嚎声中一拳打了过来!

    ;

章节目录

玄天战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文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舟并收藏玄天战铠最新章节